在今天看見明天

零度以下的夢!台灣首位女性極地探險員陳芊華:「我的人生中只有太陽!」

零度以下的夢!台灣首位女性極地探險員陳芊華:「我的人生中只有太陽!」

黃健誠

藝文風尚

吳東岳攝

2020-02-24 15:21

「有極光出現,Sylvie快上來通知旅客!」去年九月凌晨兩點的北極,室外溫度僅有零度左右,陳芊華在海精靈號的艙房內,聽到從無線電裡二副的英文呼叫聲,急忙從床上跳起來衝向船長室,打開廣播系統用中文說道:「哈囉,大家期待的極光出現了,如果你想好好把握的話,趕快穿上保暖的鞋子與衣服,來到甲板上就可以欣賞到東格陵蘭美麗的極光囉!」

沒幾分鐘後,幾十名旅客擠在小小的甲板上,手指著天空閃耀著的綠光,驚呼大自然帶來的視覺衝擊,陳芊華雖然被迫在凌晨醒來服務旅客,但身為一名探險員,看到旅客經歷跟她第一次看到極光時的感動,疲憊的身體頓時獲得紓解 。

 

場景拉到去年二月的南極,在清晨六點五十分的極地豪華探險船海精靈號上,探險員們在船長室,聽著船長說明今天的氣候狀況及風速,以及預計在哪一個點讓遊客登陸,船長花了十分鐘時間講解,陳芊華低頭做著筆記,順便想著今天在登陸後要帶遊客做什麼活動。

 

▲雄獅包下波賽冬的海精靈號,預計今年底將開航南極,帶一百人進行遠征。(圖/陳芊華提供)

 

七點半,探險隊的先遣部隊從海精靈號裡開出三艘衝鋒小艇先前往南極大陸上的登陸點,並卸下急救器材,他們已做好讓旅客上岸的登陸準備。九點多,數十名遊客踏上南極大陸。

 

夏天的南極並沒有被冰封成想像中的雪白大地,倒是有不少國王企鵝踩在綠色植被的小山丘上,不少興奮的華人旅客想要近距離觸摸,被陳芊華一一阻止,除了擔心打擾到動物棲息地以外,由於正值南極動物的脫毛期,企鵝很容易受到刺激,一不小心可能會讓遊客被攻擊。

 

這是台灣第一位女性「極地探險員」陳芊華在南北極地的工作日常,從二○一二年第一次登上南極大陸後,她就徹底愛上極地。不過,「極地探險隊員」的帥氣名稱聽起來令人憧憬,這個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職業究竟在做些什麼,陳芊華大笑著說:「就把這工作想像成一個在極地上班的導遊!」她嘴上說來輕鬆,但要當上一名極地探險隊員所要會的技能可沒這麼容易,長時間待在船上,還要能「享受孤獨」。

 

雖說類似導遊工作,但身為一名探險隊員並不輕鬆。陳芊華說:「身處極地會碰上的狀況瞬息萬變,除了『翻臉比翻書』還快的氣候以外,帶遊客從船上登陸時,還要同時考量地形、動物等情況,繃緊神經做出最快的反應,需要的抗壓性相當高。」

 

▲陳芊海擔任極地探險隊員的工作內容包羅萬象,還要負責向遊客廣播。(圖/陳芊華提供)

 

有一次,陳芊華在北極健行時,因為帶遊客從登陸點想回船上廁所時,因為沒有持槍的人隨行,被當時帶隊的副探險隊長臭罵一頓,因為北極熊有可能會從海裡上岸,直到這次她才知道當時面臨的風險有多大。

 

除了動物外,陳芊華也提到,有時探險隊員會從大船中開出衝鋒小艇載遊客登陸,但若是碰上冰川剝落,可能會引起「小海嘯」導致翻船,她自己就有碰過類似驚險場面,不過幸好當時已先聽到冰川剝落的聲音,距離還算遠,因此沒有翻船。

 

陳芊華說:「探險員最重要的是確保遊客安全的狀況下進行冰河冰山登陸導覽、雪地健行等,另外,平常還需要負責處理遊客在船上的任何疑難雜症、幫忙翻譯、開船及舉行講座等。」

 

雖然陳芊華的工作充滿刺激,但是,長時間在極地工作,一天工時又是十幾個鐘頭起跳,零下十幾度起跳又過度乾燥的氣候一開始讓她相當不習慣,有時下船登陸時,就算穿著防水靴的腳上已穿上兩層羊毛襪,還是不敵踩在水裡而竄上的寒氣,兩隻腳常常凍得完全沒有知覺。

 

▲能在南極大陸上親眼見到企鵝,是不少人心中的夢想。(圖/陳芊華提供)

 

在探險隊員裡,人數女少男多,但實際上,陳芊華並不覺得自己跟男人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反而有時可以用女性獨有更細膩的態度服務旅客,成為她的工作強項之一。但是,每次要搭船前往極地前,都像空姐一樣長時間飛行,常過著日夜顛倒、不斷適應時差的生活,帶來睡眠障礙等職業病。

 

雖然探險員工作內容繁重,不像外界所想如此夢幻,甚至得24小時待命,但是能在極地工作,看遍壯麗美景,仍滿足陳芊華從小到大的一直放在心中的世界夢。

 

要成為探險隊員所需資格並不簡單,陳芊華以最近公司招募華人探險隊員的條件舉例,第一、在語言上,中英文是基本條件,最好還能會第三語言;第二、需要會開船,尤其要取得英國遊艇協會第二級動力小船執照;第三、有橡皮艇駕駛證照;第四、男隊員最好能擁有持槍證。

 

在語言方面,除了因為陳芊華本來就是法文系畢業外,其他像英、法、德、西等語言,早在她四處旅行時就已成為技能,開船執照則是在她加入探險隊行列後取得。

 

近年來,極地旅遊市場逐漸成長,南極的旅遊季從每年11月到隔年3月,北極則是5到9月,極地探險隊員就是在這兩個期間服務旅客,而極地旅遊以往以歐美旅客居多,但這幾年華人逐漸成為主要客群。

 

據國際南極旅遊組織行業協會(IAATO)統計,截自2018年全台灣有去過南極的人,總共只有1876人,雄獅旅行社從去年開始推廣極地旅遊,推出號稱全台獨家,以「包船」方式包下波賽冬遊輪海精靈號,在今年年底將帶著一百名台灣人遠征南極, 17天圓夢行程要價不斐,平均價格落在50到80萬間,但開賣短短幾周就幾乎售罄。

 

去年雄獅為了南極旅行團開說明會時,請來專營極地旅遊的波賽冬公司極地探險隊員為顧客講解行程,獲得不小迴響,背後最大功臣就是陳芊華,雄獅旅行社主題旅遊總經理游國珍回憶起說明會的盛況時說:「對陳芊華的第一印象就只有『專業』二字可以形容,而且以探險隊員的身份解說南極旅遊,怎麼可能不讓客人覺得更有保障呢?」。

 

擁有極地專業的陳芊華,雖然原本就從事旅遊業,但為何為會探極地探險員之路,起源於國中時萌生的夢想,她說:「從國中開始就經常幻想可以環遊世界,目標一直都很明確,就是以國外旅遊局公關為人生最大志向,甚至連考大學時的志願表都刻意只選填外語科系。」敢於逐夢的她,在打工渡假還不盛行的年代就已成為先驅,連續三個暑假都單槍匹馬遠赴法國南部餐廳打工,這樣的經驗也奠定她進入旅遊業的基礎。

 

 

大學畢業後,陳芊華還是以國外旅遊局公關為志向,因此決定先從事相關行業,她毛遂自薦地寄履歷給旅行社,還真的因此受到錄用,就這樣誤打誤撞開啟旅遊人生,一路從旅行社的線控做到受歐洲、美洲等多個國家如秘魯、克羅埃西亞及斯洛維尼亞等國家委託在台灣的旅遊推廣公關,完成從小到大的夢想。

 

不過,為了圓夢,陳芊華也可以說是「用生命在工作」,拼命的個性讓她衝得很快,她在旅行社時的直屬主管賴欽宗說,「她永遠都知道自己要什麼,而且每次交辦的事情,原本只要求10分,最後都做到11、12分,在工作上就是喜歡挑戰自我,後來聽到她去報名超馬也不覺得奇怪。」

 

「敢衝」的性格,讓陳芊華成為極地探險員,在英國前公司主管的牽線之下踏上南極考察,擁有多國語言能力、個性又樂觀有幹勁,被當時船上的探險大隊長看中,主動邀請她上船工作,從此解鎖另一項人生成就,讓她不只是把旅行當興趣,更是靠旅行維生的「旅行家」,完全將小時候的夢想實踐的淋漓盡致。

 

陳芊華將法國哲學家笛卡兒的名言「我思故我在」,改編成「我旅行,故我在」,並想對跟她一樣懷有夢想的人說:「旅行對我來說就是生活,而人生就是不斷移動,選擇自己喜愛的人事物,執著一路向前,相信沿途都有貴人會願意來幫忙」。

 

「從北極到南極,探險隊員去的時間都是永晝,所以我常笑說我的人生裡面沒有黑暗,永遠都是太陽」陳芊華臉上掛著招牌笑容這麼說著。

 

 

陳芊華Sylvie

 

出生:1980年

 

現職:

波賽冬探險旅行社亞洲事業發展部經理

HYT travel marketing商務發展經理

 

學歷:

淡江大學法文系

 

經歷:

英國China Edge 經理

承辦克羅埃西亞、斯洛維尼亞、秘魯、英國觀光局在台旅遊公關推廣活動

承辦歐洲之星、俄羅斯Kempinski hotel等企業在台旅遊公關推廣活動

 

【女力新時代】發現更多由她創下的關鍵時刻​ → https://pros.is/M6JBH

 

延伸閱讀

啟航吧!海上的移動城堡

2014-12-25

【第七屆理想品牌調查】 自媒力

2014-11-13

50歲退休 遠洋大副當導遊

2013-07-15

一隻病毒讓台灣46個航次遭取消 全球郵輪業有苦說不清

2020-02-27

瘦小身軀征極地肋骨斷了仍咬牙撐 林映岑-40℃下探密太空 54周南極奇幻之旅

2021-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