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歐尼爾:歐盟裂解的關鍵在法國

歐尼爾:歐盟裂解的關鍵在法國
法國的民族陣線黨魁勒朋(中)高舉脫歐大旗,在法國總統大選中聲勢高漲。(圖片來源/法新社)

陳怡芬

國際瞭望

1043期

2016-12-15 11:16

全球經濟乍看已安度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的種種衝擊,接下來,政治風險移轉到歐洲。
經濟學家歐尼爾預言,四月開始的法國總統大選,將決定歐盟與歐元區的未來命運。

他很懂英國。今年九月,這位英國爵士才因為「英國脫歐」公投造成的政治風向轉變,離開了擔任一年多的英國財政部次長職位;也因為這層關係,對於歐洲各國越演越烈的「脫歐」風險,他總有超過一般經濟分析師的深入理解。

而他本身其實就是全球最具知名度的經濟分析師之一。自一九九五年起,他擔任高盛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長達十七年;二○○一年,他喊出「金磚四國(BRIC)」,成為近代金融市場中最具影響力的投資題材,幾乎主導了接續十年的全球資金流向,他的大名吉姆.歐尼爾(Jim O'Neill),因此也有了另一個響亮的別稱——「金磚之父」。

 

談歐洲經濟:成長一至二%,很無聊!


於是,在歐洲政治成為一七年全球經濟與金融市場最大亂源之一的此刻,他自然就是最能精準回答各種「歐洲麻煩」殺傷力的重要人物。而在接受《今周刊》專訪時,他也開宗明義,清楚定義了一七年歐洲局勢在世界經濟的座標定位。

「這裡,今年最好的情況就是『無聊』,也就是,你不必預期會有什麼好事發生。」歐尼爾打趣地說,全球投資人目前多半只是聚焦在歐洲的政治問題,「這是因為,在經濟成長率的數字上,歐洲的確不太可能有令人意外的好表現。」

他認為,歐洲整體經濟成長率大約就在一%至二%左右,「就和過去幾年差不多,沒什麼驚喜,尤其,相對於中國、印度的成長率,或者和美國的經濟改善速度相比,這裡真的很無聊。」

十二月七日,歐洲央行(ECB)宣布將延長原訂的購債期間至明年十二月,但又說,明年四月起,將減少每月購債金額兩百億歐元。

 

這趟發言,被市場多空雙方各取所需,悲觀者認為,減少購債代表歐洲央行將逐步收回資金;寬鬆派則認為,延長購債代表歐洲央行仍將繼續創造資金寬鬆環境。不過,在歐尼爾的解讀中,前者的成分居多。

「我想,那個被稱為『QE(貨幣寬鬆)年代』的美好時光已經結束了。」他表示,通縮危機已不如過去幾年嚴峻,另一方面,資金寬鬆造成的政治問題逐漸成為世界各國的新麻煩,「QE創造了太多太多的輸家,卻只有創造出少數贏家。在政治上,這條路走不下去了。」

經濟無聊,政治的衝擊卻絕對令人不敢忽視。這正是歐洲的當前寫照。

十二月四日,義大利舉行憲政公投,同一日也有奧地利大選,某種程度來說,世人或許必須感謝奧地利也選擇在這天舉行大選,因為義大利公投結果是導致主張留歐的執政者下台,是金融市場最不樂見的結果;所幸,奧地利大選的結果是極右派落敗,「一好一壞」,中和了義大利公投的殺傷力。

 

談政治紛擾:若極右派贏,歐盟恐瓦解


但歐尼爾認為,衝擊全球市場的歐洲政治決戰點尚未到來。接下來,陸續有荷蘭、法國、德國進行大選,在這三者當中,「最具關鍵決定性意義的,是法國大選。」歐尼爾挑明地說。

明年三月,荷蘭國會選舉;四月與五月,法國進行兩輪的總統大選;九月,德國國會選舉。歐尼爾認為,每一場選舉的確都是市場變數,「可以確定,在一連串的選舉之中,一七年的金融市場很難維持長期的穩定。」

 

  • 法國總統大選制度:法國總統由普選產生,採多數兩輪投票制。第一輪若無人得票率過半,則進行第二輪。由選民在首輪得票率前兩名候選人中選出總統。


不過,若以經濟規模來分析,歐尼爾指出,荷蘭對歐盟的影響力尚不能用「關鍵」一詞形容,但法國不同,「若法國總統是由極右派當選,市場反應很可能有別以往,第一次,會把歐盟瓦解看成一種『真實存在』的風險,當然,也會認真思考歐元不復存在的全新世界。」

歐尼爾口中的「極右派」,就是高舉脫歐大旗的法國「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領導人勒朋女士(Marine Le Pen)。據法國媒體民調,有二九%選民表示將在第一輪投票中投給勒朋,比率高於其他可能的候選人。

民調出爐後,左派的現任總統歐蘭德(Franois Hollande)宣布退選,原因除了他目前的四%支持率本來就在大選競逐中無力回天,更重要的考量,還是希望藉此集結所有「反極右派」勢力,以擋住勒朋的總統之路。

如果擋得住,歐盟瓦解危機暫時可緩解,「只要法國總統不是極右派,就算德國總理梅克爾隨後輸掉大選,歐盟應該還保得住。」歐尼爾分析,雖然梅克爾可說是整個歐盟的精神領袖,不容分裂的態度極端強硬,「但就我了解,基於歷史因素,德國政治人物無論是誰,都不會走歐盟分裂的路線,這個國家打從二次戰後以來,就有歐洲統合的理想。」

關鍵的法國大選將在四月發生,但在三月底,歐洲還有另一件讓歐尼爾提心吊膽的事,他的母國英國,可能在此時正式啟動《里斯本條約》第五十條;也就是,正式啟動英國脫歐的進程。

 

談英國脫歐:真正的衝擊從明年三月起


「不可否認,脫歐公投以來,英國的經濟與金融市場穩定度,表現都遠遠優於原本各界的負面想像……,包括我自己在內。」不過,歐尼爾並未因此改變原本「脫歐重創英國」的基本論調,「衝擊的時間或許還沒到。」

在財政部次長任內,歐尼爾主導過幾個大案子,包括引入中國資金投資英國興建發電廠,以及規畫對印度的投資計畫,希望英國藉此能夠加速透過對內、對外的投資,重拾經濟活力。

 

然而,新首相梅伊(Theresa May)上任後,首先就暫緩中國興建發電廠案,成為歐尼爾辭職的導火線。在他眼中,脫歐後的英國經濟,最有可能因貿易減緩與投資不足而受傷,而這些衝擊,「很可能在脫歐情勢更明朗之後,開始反映於市場。」

對於英國經濟的評論,歐尼爾發揮了他的英式幽默:「我們最需要、而且會感到非常高興的一樁意外,就是英國最終竟未受到脫歐衝擊。」言下之意,英國經濟安穩度過脫歐衝擊的或然率,微乎其微。

這就是歐尼爾眼中一七年的歐洲,經濟表現不會為世界加分,政治動盪與英國脫歐的後續影響,則是兩隻目前可見的最大黑天鵝,三、四、五月的英國與法國,就是歐洲安危的關鍵。

「當然,很可能還是有一些我不知道、但最終發生的意外風險。總之,對一個喜歡冒險的投資者來說,這會是很精采的一年。」歐尼爾的這句結論,還是很幽默。

歐尼爾預言金融市場三件大事
資金面:QE年代結束,歐洲央行不會再繼續擴大寬鬆。
政治面:對歐盟裂解風險來說,法國總統大選是最大關鍵,極右派若敗選,就算梅克爾輸掉德國大選也無礙。
經濟面:英國脫歐的影響還沒有真正顯現,脫歐細節明朗後,市場恐怕還是會受衝擊。


歐尼爾(Jim O'Neill)
出生:1957年
經歷:英國財政部次長、高盛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學歷:英國雪菲爾大學經濟碩士

延伸閱讀

民調告急 梅克爾王朝真的要掰了?

2017-02-16

今年才是歐元區的關鍵年!

2017-01-12

義大利公投後 歐洲川普將撕裂歐盟?

2016-12-01

全世界都押錯寶!

2016-06-30

歐盟會裂解嗎?就看明年法荷德大選

2016-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