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300天的遽變

300天的遽變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楊卓翰、郭淑媛

焦點新聞

攝影組

901期

2014-03-26 17:07

《兩岸服貿協議》是台灣加入區域自由貿易協定的門票,接受《今周刊》問卷調查的經濟學者,九成支持簽《服貿協議》。但是,這個經濟議題卻無法用純粹的經濟理性理解,對中國憂慮而釀成的太陽花學運,說明經濟與政治無法分離。從簽署到學運,300天遽變,政府溝通的不足,決策流程的粗糙,在在暴露台灣有比《服貿協議》更深層的危機。

《今周刊》編輯部聲明:根據中央社今日新聞「回應服貿 總統記者會致詞全文」中引述馬總統發言表示:「根據今周刊最新的調查,國內13個大學經濟系主任,就有12個都支持服貿,因為他們認為這對臺灣經濟的未來是有利的。」馬總統只有引述今周刊有關13位經濟系主任的調查結果,却忘了今周刊對全民的調查中有84%認為政府對民眾的溝通不足、56%民眾不支持政府和中國簽服貿。今周刊為了忠實反應社會對服貿簽訂的意向做了兩份調查,一份受訪者為經濟系主任,一份為民眾,關於本次調查詳細內容,完整報導如下 ,完整民調簡報請見文末。

 

《兩岸服貿協議》是台灣加入區域自由貿易協定的門票,接受《今周刊》問卷調查的經濟學者,九成支持簽《服貿協議》。但是,這個經濟議題卻無法用純粹的經濟理性理解,對中國憂慮而釀成的太陽花學運,說明經濟與政治無法分離。從簽署到學運,300天遽變,政府溝通的不足,決策流程的粗糙,在在暴露台灣有比《服貿協議》更深層的危機。

 

二○一三年六月二十一日,上海東郊賓館,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與中國海協會會長陳德銘簽署《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一時之間鎂光燈大閃,與會的海基會協商代表團成員、現任海基會副董事長馬紹章激動回想:「我們為台灣做了一件非常有價值的事!」

在林陳會正式簽署前,以經濟部國貿局為主的談判團隊,與對岸談判團隊在兩年多以來,一次又一次溝通,才談定總計十一頁、二十四條、四八五三字的《服貿協議》。

馬紹章說,看到林中森與陳德銘簽署協議時,當時的心情是,「這是對台灣有利的事,這是對的事!」他曾經率團前往廣西,許多台商向他反映希望《服貿協議》盡速通過。因為台商在中國從事服務業,很多是借人頭方式經營,一旦開放,就能成為實際負責人,經營風險降低。

「國內會有不同聲音,這在台灣社會是正常現象。」但他真的沒料到,事件最後的發展卻是這樣。

當時,代表團員們高興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簽下《服貿協議》,等於拿到台灣進入區域自由貿易協定的入門票。在全球化趨勢下,國際間正在進行一場貿易整合的賽跑,尤其是與我們經濟結構高度重疊的韓國,更是箇中高手,不斷拿下全球主要的貿易協定。韓國已經談成歐盟、美國FTA(自由貿易協定),更可能在一五年與中國談成服務及貨品貿易協定。

目前韓國與簽訂FTA國家GDP(國內生產毛額)的總和已占全球GDP五三.三%,台灣則是一%不到。台灣被邊緣化,這對以出口為導向的台灣來說,是嚴重打擊。

政府官員一個比一個心急。「台灣經濟弱化,國際談判籌碼也越來越少,台灣再不加緊腳步,只能坐以待斃。」中華經濟研究院WTO中心副執行長李淳說,言語間透露出急迫性。


原以為是勝利的喜悅……拿到全球貿易協定門票 卻演變成民怨導火線


根據《今周刊》「兩岸服貿民眾意向大調查」,近六成民眾贊成與中國以外地區簽訂經濟自由貿易協定,顯示多數人也希望台灣趕緊進入全球經貿整合中。然而尷尬的是,台灣在國際上難以獲得承認,「中國因素」是重要關鍵。

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所長童振源不諱言,東協國家多半希望,台灣與中國先簽貿易協議後,它們再跟進,才不會引起中國不滿。也難怪,馬政府會把ECFA(兩岸經濟協議)及隨之而來的服貿、貨貿等協議,當成走向TP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及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的關鍵第一步。

去年六月二十一日,在經濟部談判官員心中,這是關鍵性勝利的一刻;但諷刺的是,後續發展卻是另一個走向。民眾對服貿的質疑排山倒海而來,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

一份從經濟理性上來看,似乎沒有不簽道理的協議,為何釀成上萬人在立法院前抗爭的學運?從去年簽署之後到今年三月十八日學運,將近三百天的日子裡,到底發生什麼變化扭轉事件走向?

若將這學運當作一場風暴,這個風暴危機在簽署的前一天就已經浮現;而這些潛藏危機在今後,台灣推行任何有關「中國」議題政策,必定還會再出現。


危機爆發關鍵一:馬政府的多數決思惟 種下燎原的星星之火


在簽署前二十四小時,當時國策顧問郝明義的一封公開信在網路延燒。這篇名為「我們剩不到二十四小時了」的文章,訴求重點就是《服貿協議》即將簽署,但與此相關的產業卻鮮少人知道。一開始郝明義的質疑,就已經充滿「政府黑箱作業」的味道。

政府的後續處理,顯示他們沒有辦法有效整合質疑者的意見。

郝明義是知名出版業人士,他既不是民進黨員,也不是對社會不滿的激進分子,他跳出來質疑,分量非同小可。當時銜命負責溝通的政務委員薛琦回憶說:「郝先生希望爭取到書號、准印證的配額(中國對出版業的管制內規),但這最後還是沒有放進去(協議內容)。」這是當時他與郝明義溝通的癥結點。

雙方各說各話,薛琦承認,那是一場「沒有效果的溝通」。事實上,郝明義和薛琦溝通後,反而更對《服貿協議》生氣和失望。郝明義說:「我不但反對簽,還更堅定了。」因為他發現,官員在不了解產業生態下,就貿然簽下協議。

然而政府不承認他們沒有溝通。行政院長江宜樺說,簽署前立法院召開過三場專案會議,民間也開了一一○場產業座談,共有四十六個產業參與討論;簽署之後,也舉辦了上千場說明會。

對於立法院的三次專案會議,國民黨立委賴士葆反駁,簽約當時他擔任國民黨黨團書記長,經濟部確實曾主動「說明」;但當他詢問協議具體內容及開放項目時,經濟部官員皆以事涉機密,拒絕透露,「連王金平院長都不知道內容,這樣算是有溝通說明嗎?」

賴士葆認為,兩岸洽簽ECFA時,陸委會主委賴幸媛皆定期向立法院說明談判進度;但兩岸談判《服貿協議》時,經濟部只有在協議生效以後,才積極溝通尋求立委支持,「我也是在協議簽字當天,才知道條文內容及開放項目。」

另一位質疑《服貿協議》的關鍵人物是台大經濟系系主任鄭秀玲。鄭秀玲發表對《服貿協議》疑慮後,與國貿局相關人士只溝通過一次,「我問他們,為什麼有些項目中國對其他國家開放,卻沒有對我們開放?他們說不知道,回去查資料,之後寄給我一份說明就沒了。」而她要政府提供資料做進一步分析研究,幾乎都要不到。

從《今周刊》「兩岸服貿民眾意向大調查」也發現,高達八四%受訪者認為,政府對民眾的溝通說明不足;顯示江宜樺及經濟部口中數不完的公聽會、說明會,對於民間溝通可以說是毫無作用。

「馬政府總是說開了多少場公聽會、說明會,來回應外界抨擊他溝通不足;但大家都認為那只是政令宣導,而不是雙向溝通。」一位政治觀察人士分析,這與總統馬英九過去是媒體寵兒,而國民黨在立法院又是多數黨有關。馬英九堅信少數服從多數,「自認是多數一方的馬英九,所謂的溝通只是說明,而不是聽你的意見。」

最極致的表現就是去年六月二十五日,立法院朝野協商已經決定,《服貿協議》本文應經立法院逐條審查、逐條表決;但沒想到,今年三月十七日,國民黨立委張慶忠用隱藏式麥克風逕行宣布《服貿協議》送院會存查。一貫多數決、認為強行表決就過關的思惟,終於釀成這場風暴。


危機爆發關鍵二 :九趴總統觸及中國敏感問題 談判過程卻「黑箱」


除了溝通失效之外,民眾對《服貿協議》簽署的流程也充滿疑慮。有一說,台灣○一年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時,過程也很保密,事後大家都沒有意見。為什麼這次就不可以?

「當時時空背景不同,民眾對加入WTO有很高的期待。」財政部前部長顏慶章說,但用這個程序類比的人,就忽略了台灣對中國特別敏感的事實。

確實,從《今周刊》調查就很明顯看到,即使近六成贊成與中國以外地區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但贊成與中國簽《服貿協議》的人卻只有二成二。

「從來沒有一個國家與另一個國家簽FTA時,是用著幾百顆飛彈對著對方的。」李淳說。這一句話,足以點出中國和台灣難解的政治關係。

但讓政府不服氣的是,兩岸過去已經簽署了十九次協議,每一次都是一樣流程,為什麼這一次不可以?但拿出先前簽署的內容,不外乎是《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兩岸農產品檢疫檢驗合作協議》,諸如此類較無爭議事項,與《服貿協議》牽涉的人數與產業不可相提並論。

「其他國家談貿易協定時,並沒有因為機密而不受國會監督。」顏慶章舉例美國國會就成立「國會督導團」進入談判團隊。「說國會只能事後備查,毫無道理。」顏慶章反而認為,過去談判流程本來就不對,應該藉這次建立合理機制。更何況,從一二年上台後,錯誤施政讓馬英九民調不斷下降,去年馬王之爭時,馬英九的支持率只剩下九%。民調低落的馬英九,卻要去推行眾人敏感的「中國問題」,加上談判過程的不透明,就讓《服貿協議》埋下變數。

前一陣子,引起軒然大波的歷史課綱問題,也引發文史學者發起「反黑箱調整課綱」活動。外界對馬英九處理「中國」的疑慮又添一樁。

 

FTA

 

學運

9%民調的馬英九,硬推民眾最有疑慮的「中國」政策,顯示他沒有預見危機的能力。


危機爆發關鍵三:政府頻頻凸槌 服貿又沒有配套方案


政府官員沒有預見危機的能力,而當事情爆發後又無法提供相關配套。「從整體的配套規畫、執行能力到危機處理,人民看不到馬政府的能力在哪裡?」財政部前部長林全說。

就拿民眾最擔心的中國人會「假投資、真移民」的疑慮來說,政府只不斷告訴民眾,來工作只是取得工作權,而不是移民取得永久居留權,而且不斷保證「營業額沒有到一千萬元的公司,政府會嚴加查核。」

但官員們恐怕沒想到,食安問題政府都是跟在媒體後面查案,而馬政府大力推行的證所稅,也因整合說服不足而面目全非,讓人懷疑他的執政能力。「《服貿協議》問題說到底,最後就是政府失能問題。」當民眾對政府失去信任,再多的保證也是無濟於事。

政府想到作法的,大家都還抱持懷疑,更何況還沒想到後果,連預防措施也沒有。像預防陸資進來炒房,沒有相關配套,一個月前大張旗鼓地宣示推動稅改,與房地產相關的改革卻付之闕如。「現在,服貿不是沒有談的空間。但要認真想,當初簽時沒想到的東西要補救,無法補救就讓它名存實亡。」林全說。

童振源曾說,俄羅斯簽定貿易協定擔心衝擊國內汽車產業時,就曾「取巧」地將廢棄車處理的相關費用提前到汽車一進口就先收,等於變相調高稅率。現在,最迫切的就是與反對者溝通,提出作法消除疑慮。

「馬英九把有疑慮的人都打成歷史罪人,這種溝通方式只會讓情勢更惡化。」林全說。

三月十八日晚上九點,一群學生決定要翻牆攻占立法院,表達他們對黑箱服貿的憤怒。當天晚上十點,兩百多人兵分三路,幾乎在同一時刻都衝破屏障進入立法院。至今,學生已經在立法院超過一星期,他們的抗爭讓原本不關心《服貿協議》的人也紛紛開始問,什麼是服貿?

從經濟理性看,《服貿協議》沒有什麼不好,但對台灣多數人來說,這不是純粹經濟議題。服貿爭議暴露出台灣有更大危機,那就是政府失能與領導人的溝通問題。《服貿協議》已經引發如此大風暴,那之後的貨貿談判,恐怕又將是一場艱困的考驗。
 

服貿是什麼?​

全名為《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分為 三部分:主要條文和二份附件。 第一部分為24條條文,共11頁。在最後簽 名的台灣方代表為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陸 方為海協會會長陳德銘。條文內容定義了服 務貿易的四種服務方式、消費者和提供者等 基本條件,以及適用範圍等。 附件一為開放承諾表、附件二為服務提供 者的具體規定,定義法人及自然人。 服貿內容中造成最大爭議的,就是承諾開 放市場的附件一。在這份37頁的列表中,列 出台灣和大陸方面服務業的開放承諾,我方 承諾開放28項新產業。不過,開放產業的不 對等、以及提供服務的方式不對等,造成民 眾疑慮(詳見後篇)。

 

 

紛擾300天 終爆大規模抗爭── 服貿簽署以來大事紀 ​

 

服貿

2013年

6月20日 
一封信的強烈警告前國策顧問郝明義(圖左)發表「我們剩不到24小時了」的文章,斥責政府簽訂的《服貿協議》將傷害台灣出版與言論自由,希望阻擋通過。

 

服貿

 6月21日 
兩岸兩會在中國上海舉行高層會 談,並簽署《服貿協議》,也向外界公布了開放清單。

 

  6月25日 

立院朝野協商結論:《服貿協議》須經逐 條審查、逐條表決, 特定承諾逐項審查、逐項表決,不得予以 全案包裹表決,非經立院實質審查通過,不得啟動自動生效。

 

 7月1日

 一位教授的沉重呼籲台大經濟系教授鄭秀玲發表研究表示,《服貿協議》重傷台灣經濟應立即中止。

 

服貿

 8月5日 
立院朝野黨團協商決議,《服貿協議》須於內政委員會再召開16場公聽會(立院自2012年9月起至 2013年3月10日接續舉辦16場產業公聽會,並於 2013年7、8月舉辦4場一 般性公聽會)。

 

服貿

2014年   

3月17日 
一個立委的爭議行為 立院排定審查《服貿協議》,國民黨內政委員會召委張慶忠(圖右)在會議室後方以無線麥克風宣布開會,認定先前召開3場的 《服貿協議》聯席審查會議無效;並且表示由於《服貿協議》 送交立法院審查已經超過3個月的 期限,因此依法視為已經審查並且改交由院會存查。

 

服貿

18:00 
「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等50個公民團體,結合抗議《服貿協議》未經逐條審查的群眾在立院外舉行「守護民主之夜」。

 

立法院

  21:30 
學生攻占立法院議會。

 

服貿叩關 青年對未來憂心忡忡… 

 

中國藉政治操控經濟
我姊姊在旅遊業,時常接待陸客團,每逢台灣選舉,對方就全部停團!對岸用政治操控經濟,我親身感受。所以服貿議題不是只有經濟,中國絕對會用政治力量主導一切。

服貿

張勝涵
台大社會所第一批進立法院、打開議場電燈的學生

 

台灣生活品質恐降低
我是花蓮人,就是陸客最愛的觀光勝地。但是,陸客沒有帶來多少商機,賺錢的都是港資或中資,花蓮反而變得交通壅塞、生活品質下降。我對中國以商促統、政府強簽服貿的過程很反感,要來這裡表達心聲。

服貿

陳思吟
政大政治系 太陽花學運物資組工作人員

 

重大協議竟無監督機制
我從去年就開始參加服貿公聽會,也曾上書經濟部,但都是在政府簽署之後了。這麼重要的事,政府草率通過,以後是不是也這樣?現在,我們只能力挽狂瀾,我希望最後至少可以成立兩岸監督條例。

學運

林祖儀
沃草發言人 《今周刊》900期青年行動夢想家

 

實際參與才能看清真相
我站在人群中,不禁想,為什麼這些人要來參與?他們對演講台上講的議題真的了解嗎?真的對國家、未來有什麼期許嗎?後來我懂了,就是因為他們想要弄清楚社會發生什麼事,只有透過實際參與,才能真正看見台灣。

學運

林弘全
flying V創辦人 《今周刊》900期青年行動夢想家 
 

 

《今周刊》編輯部聲明

 

本刊於3月26日發表《經濟學專家服貿意向大調查》,獲得社會各界廣泛討論與回響,惟部份討論或因對於調查方式及過程不甚了解,致略有偏誤解讀,造成填答問卷者困擾。本刊特此再次說明調查之過程與方式。本次調查對象包括各大學經濟系系主任、經濟相關智庫院長等,共計發出27份問卷;其中,在時限內回覆者共13位,5位未能在時限內回覆,9位婉拒填答,理由包括自認不夠熟悉此議題、時間不方便等。在13份回覆問卷中,12位表示「應該與中國簽服貿協議」,1位表示「不應該」。在表達「應該與中國簽服貿協議」的12位受訪者中,有2位在受訪時特別強調「應該簽,但並非目前執政黨推出的版本」。故,本次問卷結果可解讀為「13位經濟學專家中,12位支持與中國簽服貿」,或「13位經濟學專家中,2位不贊成目前版本的服貿協議,1位不贊成與中國簽服貿」,惟上述結果不宜擴大解讀為「國內所有經濟學專家之整體意向」,也不宜藉此猜測任何一位受訪者之個人意見。 

延伸閱讀

僵局如何解? 下一步怎麼走?

2014-03-27

服貿獨家調查 學界民眾態度差很大

2014-03-27

服貿爭議與主權焦慮

2014-03-27

服貿認知落差大 獨家民調報告

2014-03-27

學者評服貿審查 「沒有不能修改的條約」

2013-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