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通膨失控、股市狂跌

通膨失控、股市狂跌

李牧華

焦點新聞

shutterstock

600期

2008-06-19 14:50

越南近來通膨惡化、貿易逆差大幅擴增,股市、房市泡沫破滅,引發極大的經濟問題;雖然越南政府採取強力政策,管制資本項目,避免貨幣重貶,投機客難以興風作浪,但是否擴散為二次東亞金融風暴,仍待觀察。

一九九七年七月二日,在泰國總理府的記者會上,面對來自全球的媒體,泰國總理差瓦立,神情肅穆、照著稿子一字一句讀著:「從即日起,為了反映現有的經濟狀況,泰銖取消與美元掛鉤的釘住匯率制,改採浮動匯率制??。」

 

越南再引起亞洲金融風暴?

 

宣布政策後,泰銖狂貶五○%。在與以索羅斯為首的國際金融禿鷹纏鬥五個月後,泰國央行被迫動用二百億美元外匯存底捍衛幣值,最終還是宣告失守。

當時,泰銖狂貶效應席捲全東亞,股市、匯市齊跌,令東南亞諸國經濟倒退十年。

十一年前泰銖狂貶,引發連鎖效應,造成東亞各國超過千億美元以上的財務損失。十一年後,通膨加上越南股市、房市崩盤,金融風暴的恐懼再度升溫。

GDP規模僅有泰國三分之一的越南,會引爆第二次的東亞金融風暴嗎?

 

今年五月越南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躥升至二五.二%;前五月貿易逆差達一四四億美元,一年尚未過半就比去年全年高二十億美元;股市狂跌六○%、房市重跌三成;標準普爾、惠譽、穆迪,不約而同地將越南主權評等調降至負向。

 

六月九日,越南央行宣布將基本利率一舉調高至一四%、越南盾匯率調低二%,當地引爆美元搶購潮,美元的黑市價格,從一六○○○元越南盾兌一美元,急漲至一八五○○元越南盾兌一美元;股市、匯市齊亮紅燈。越南經濟搖搖欲墜,不禁挑動人們二次東亞金融風暴是否來襲的敏感神經。

 

一年前越南還是冉冉上升的明日之星、名列成長潛力最強的高盛金鑽十一國;短短一年之間,豬羊變色,已處於經濟崩潰邊緣。

 

輸入性通膨固然是導火線,但同樣面臨油糧商品大漲,越南的通貨膨脹卻是鄰近國家三倍高;其根本原因,在於本身經濟體存在的問題,如資產泡沫擴大、政策處置失當以及本身經濟基礎薄弱。

 

外資看好越南前景大舉投資,○七年FDI(外資直接投資)金額從前一年度的一二○億美元,快速提高至二○三億美元,占GDP比重近三成;當年逃難至世界各地的越南難民,如今眼看祖國經濟起飛,也大量匯錢回國內。

 

大量外資  推升通膨泡沫

 

○七年,包括FDI實際到位金額四十六億美元、外資證券投資五十五億美元、僑外匯款約八十億美元,以及ODA(海外發展援助)的五十五億美元,越南合計吸收高達二三六億美元的外部資金,占GDP比重約三九%,境內頓時資金氾濫。

 

這些投資資本進入越南,兌換為當地貨幣後,透過乘數效應,對國內經濟產生了倍數的拉動效應。消費和建設熱潮,推動了原物料和土地的上漲,而暢旺的商品市場會與房市、股市交替影響,形成繁榮的假象。

 

○七年胡志明市、河內房市大漲五○%,越南最大城市胡志明市,A級辦公大樓每坪月租金高達台幣八千元,不但比一○一大樓租金高兩倍,甚至排名全球第十三位。在人均所得不到台幣三千元的越南,公寓每坪售價高達台幣二十三萬多元,多數越南人即使一輩子不吃不喝,也買不起一幢房子。

 

一九九七年泰國金融風暴的成因,正是吸收大量外資與大量借外債,資金流向房地產炒作,本身製造業又不強,經常帳長年處於逆差狀態,等於是建立在沙灘上的榮景。

 

歷史殷鑑不遠,越南未能記取十幾年前泰國的教訓,放任投機客炒作房地產、股市,形成金融危機的溫床。

 

美林證券評論越南通膨如此嚴重,主要關鍵在於越南吸收了超過經濟能夠負荷的資金。

 

○七年中,越南就出現高通膨的訊號;如能早一步防微杜漸,應該能避免危機的發生。

 

但越南政府體制本位主義濃厚,又缺乏強而有力的領導人強力整合,導致令出多門;而政府管制心態濃厚,不尊重市場機制的結果,總是付出龐大代價。

 

另外,貪腐文化橫行,政策往往是官員利益分配與妥協下的結果,政策的矛盾與混亂不時出現。例如,在越南將針對房地產課徵資本利得稅,打壓房地產的同時,卻又開放越僑購買房地產的政策,在已經過熱的房市火上加油。

 

國庫券政策引發泡沫大爆破

 

面對通膨日益惡化,直到今年二月中,越南央行終於祭出強力政策——發行國庫券,要求境內四十一家銀行認購,從貨幣市場抽走二○.三兆元越南盾資金,相當於提高存款準備率四至五%的效果。

 

在政策實施後,一年期定存利率隨即由九%跳升至一三%以上,貸款利率更直線飆升至一六%以上,並嚴格限制貸款流向證券和房地產行業。因為利率高漲,引發股市、房市崩盤,股市幾乎以自由落體的方式,從九百點跌落到四百點以下,胡志明市、河內的房地產價格,也大跌三成至五成。

 

如果在承平時期,越南透過貨幣緊縮政策,應能自行吸收泡沫經濟破滅的後果。然而自從美國次貸風暴如滾雪球般擴大,美元弱勢造成糧食、原油大漲;通膨一升高,越南經濟體質薄弱的缺點,便暴露無遺。

 

基礎建設薄弱的越南,大部分原物料都得仰賴進口。三月,越南央行試圖透過引導貨幣升值,減緩通膨壓力。沒想到一升值,進口成本降低,國營企業帶頭大量囤積進口物資,造成貿易逆差直線飆升;不但通膨問題沒有解決,反而引發外匯存底告急的恐慌。越南盾貶值的預期心理發酵,各地掀起黃金和美元的搶購潮和物資囤積潮,又回過頭讓通膨惡化,終於釀成一發不可收拾局面。

 

簡而言之,越南爆發金融危機的長期因素,是基礎建設太爛、國內生產投資不足,大部分原物料須仰賴進口,但消費和投機卻又太過旺盛,遇到全球通膨問題這個觸媒,所有潛藏問題一併爆發。

 

雖然越南金融危機顯現,所幸本身是外匯管制國家,再加上市場規模小、資本市場不發達,缺乏可運用的金融工具,對索羅斯這類的投機客和避險基金誘因不夠。沒有投機客攪局,讓越南政府能爭取時間處理危機。

 

引發這次越南盾貶值預期的核心因素是通膨問題。根據越南國家統計局的資料顯示,五月CPI年增率躥升至二五.二%;食品類漲幅最高,特別是越南的物價指數結構中,主食稻米和糧食所占比率高達四二.八五%,五月國內稻米價格比四月激增二二%,是物價飆漲主因。

 

越南著名經濟學者、胡志明市經濟研究院院長陳遊歷指出,越南本身出產石油,能源影響有限,糧食才是通膨消長關鍵因素。

 

不過今年春冬季越南南方米倉湄公河三角洲稻米大豐收,糧食儲備充裕,甚至全年稻米出口量將從四百萬噸提高到四五○萬噸;國際米價回跌三成,國內價格也較五月底跌五%至六%,通膨最高峰應該已經過去了。

 

至於另一個引發越南盾貶值預期的貿易赤字問題,則要從進口結構來看。○八年一到四月,機械設備與鋼鐵分別成長四三%與三八%,單單這兩項就占進口比重三成,主要反映外資設廠投資所帶動的需求,並非國內經濟發生嚴重失衡。

 

不過,越南央行強力收縮貨幣,同時拉高利率,貸款利率升至二一%;以目前銀行已完全兌換不到美元的情況,外資根本不可能撤資。越南金融危機浮上台面,對越南盾貶值的預期,讓越南熱降溫,FDI流入反而會減緩,巨額貿易逆差自然減少。

 

通膨恐成最後一根稻草

 

雖然利率高漲對房市、股市不利,也付出經濟成長趨緩代價,但畢竟泡沫已消弭大半。越南經濟受重傷,政府目前最後的防線只有力保貨幣不崩盤,避免當年泰國、韓國被IMF(國際貨幣基金)接管後、喪權辱國的悲慘情況發生。

 

未來最有可能的作法,是在通膨略微緩和後,越南盾一次貶足至市場可接受的價位;以目前黑市美元匯價一八五○○元作為基準,約是目前官方匯率再貶一○%左右,對越南本身與區域的衝擊程度最輕。

 

不過,倘若未來幾個月發生不可預期的天災,刺激糧食價格再度飆漲,導致通膨問題完全失控,目前已在加護病房的越南,恐怕只有舉白旗投降了。

 

東南亞主要貨幣自年初以來升貶幅

越南盾

-3.8

菲律賓披索

-7.6

馬幣

1.0

新加坡幣

4.3

印尼盾

-3.0

泰銖

-11.2

資料來源:World Bank


■東南亞主要貨幣自年初以來升貶幅

 

越南盾       -3.8
菲律賓       -7.6
披索            1.0
馬幣            4.3
新加坡幣     4.3
印尼盾       -3.0
泰銖          -11.2

 

資料來源:World Bank

 

■問題不同  2008年越南不是1997年泰國

 

越南風暴尚未掃到台商

 

越南經濟亮紅燈,越南盾大貶、罷工潮蔓延利空襲擊下,報紙斗大標題「三千家越南台商恐掀倒閉潮」,更引發恐慌,6月12日三陽、大亞、南紡、廣隆等越南概念股全數躺平。

 

越南工資僅是長三角、珠三角的一半,經濟高速成長;近兩年除原本的傳統產業外,更吸引鴻海、仁寶、台塑、義聯等大企業大舉進軍,台資企業也有六家已在越南當地掛牌,是中國以外,台商最多的投資國。

 

越南股、匯市震盪,利率高漲,房市重挫,內需消費急速萎縮,對於大部分屬於外銷加工形態的台商來說,其實衝擊並不如想像中大,甚至貨幣貶值還有利出口。在越南上市的大同奈陶瓷總經理陳正仁說,越南盾如果大貶,對已投資的廠商來說,頂多是帳面上的損失,外銷業務影響不大。

 

聚陽紡織副總經理王泰昌表示,受到通膨影響,越南工資平均上漲二到三成,造成生產成本的增加,但還可忍受。通膨可能造成社會不穩定和大環境的變化,才是值得憂慮之處。

 

熟悉台商生態的同奈台商協會祕書長康朝棟指出,越南過去封閉保守,台商多數借款比率低,金融風暴對當地國營企業和私營企業衝擊較大,台商體質普遍不錯,外匯不足也可由台灣母公司支援,影響有限。

 

由於外商設廠是向國家租土地,直到最近幾年才開放向銀行融資,到越南投資的台商,自有資本的比率很高。且因為外資取得土地程序繁瑣,雖然房地產利潤誘人,除了早期的富美興以外,實際參與投資房地產的台商也屬有限。康朝棟笑說,越南行政效率低落,反而讓台商因禍得福,沒有在房市崩盤中受傷。

 

雖然越南經濟重傷,恐須療傷止痛2到3年;但金仁寶董事長許勝雄認為越南投資環境還是不錯,貨幣貶值甚至可以降低投資成本,越南廠還是會如期投產。台塑集團在越南,還加碼投資煉鋼廠與煉油廠。對台商而言,越南經濟即使短期震盪,但他們還是著眼中長期的成長潛力。

延伸閱讀

兩岸復談的效應與風險

2008-06-19

決策背後應有的基本政策

2008-06-19

速度狂時代的錯亂

2008-06-19

投資人脈從自己做起

2008-06-19

排場不如往昔 雙方陣仗生嫩多、老練少

2008-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