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施俊吉輕描淡寫入政壇

施俊吉輕描淡寫入政壇

劉俞青

焦點新聞

達志

503期

2006-08-10 14:40

跌破外界眼鏡,眾人角力的金管會主委大位,被學者出身的施俊吉拿下。這位專業能力讓藍、綠陣營都能接受的親綠學者,意外出線,一時堵住朝野兩黨的嘴,也讓喧騰三個月之久的主委之爭,意外地平靜落幕。

八月三日下午四點鐘,當時還是金管會委員的施俊吉桌上電話響起,一通來自行政院高層的電話,決定了紛擾將近三個月的金管會主委人事布局。

思考三個小時之後,晚上七點,施俊吉決定接下重任,旋即驅車進行政院,與行政院長蘇貞昌面對面會談。而更早之前,約莫傍晚時分,代理主委呂東英也已經接到同樣來自行政院的告知,只見呂東英面色凝重,從此不再出現在媒體前面。

晚上九點鐘,施俊吉接主委的消息,從行政院傳回金管會走廊,一股詭異的氣氛開始在金管會各委員辦公室傳開,每個人心中各有想法與打算,有人失望、也有人暗喜。

隔天一大早,消息見報,許多人還在半信半疑之中,但施俊吉一早人沒到金管會,而是驅車進行政院二度面見蘇揆,雙方對未來的政策方向,做了進一步的溝通確認,這個被外界視為大黑馬的人事案,至此宣告底定。


意識形態支持綠營 但極少涉入政治活動

緊接著中午時分,施俊吉回到金管會之後,面告呂東英、召開記者會、記者會上的說法,一切按劇本演出。施俊吉以他長期在經濟學界的輩分、多年在綠營的人脈,以及記者會上表現出從容坦率的態度,個人輕鬆拿下第一分,也讓外界覺得蘇揆「打出好牌」,使懸缺多時也讓行政院頭痛不已的金管會主委一職,出乎意料地平靜落幕。

施俊吉,一個外界還有點陌生的名字,但事實上,一路走來,他被視為親綠學者;所謂親綠,一位施俊吉在學界的好友說,「就是意識形態支持綠營理念,但極少涉入政治活動」,所以雖然和不少台大經濟系的同事同樣,都被貼上綠色標籤,但比起陳師孟、張清溪等人涉入政治之深,施俊吉顯得輕描淡寫;而一位熟悉蘇貞昌用人習性的新潮流立委私下則說,「或許這正是施俊吉出線的主要原因」。

施俊吉早在一九九一年,就出任剛成立不久的澄社祕書長,到了陳水扁任台北市長時代,他以市府法人代表身分,當上台北銀行的常務董事;二○○四年大選完,蘇貞昌任總統府祕書長,他是蘇在財經議題上,經常請益的對象,並固定為蘇貞昌上經濟學課程,和蘇貞昌的交情非比尋常。另外因為長期研究電信法的關係,和現任中華電信董事長賀陳旦交情很好。

熟悉施俊吉的人士說,施俊吉有「學者脾氣」,做事稜角分明,「不像有人一看到機會,就削尖了頭往裡鑽」。因此民進黨執政六年多來,他在前四年幾乎還是每天按時在南港中研院上下班,一直到去年NCC委員會,他靠著專業勝出,一夕之間成為藍、綠兩邊爭相敦請的對象,外界才比較認識他。

緊接著在蘇貞昌當上行政院長之後,衝著過去和蘇揆的交情與信任,因此金管會委員一出缺,蘇貞昌腦中第一個浮現的人選就是施俊吉,而委員位置才坐了一個月零三天,比起「同梯」進入金管會的委員,可能還在「見習階段」,施俊吉早就進入狀況,而且炮火不小。


大聲說出自己見解 不願為呂東英的決策背書

施俊吉進入金管會第二十天,金管會就做出中信銀投資兆豐金股票的「第二次處分」。據悉,內部的委員會上,施俊吉對金管會似乎「處罰兩次」的作法,與當時代理主委呂東英有些意見上的交換;施俊吉認為,同一個案子應該調查完整之後才給予處分,脾氣不太好的呂東英也毫不客氣,曾經跟媒體說:「有些委員剛從獨立機關過來,還搞不清楚狀況。」話指的就是施俊吉。而後幾次呂東英在「挾委員會議結論」之後的發言,施俊吉也清楚表明「不願背書」的態度,顯然堅持「大聲說出自己見解」的個性不改。

施俊吉過去長期在中時報系上寫社論,針貶財經時事,其中,最讓外界印象深刻的一篇文章,就是二○○四年總統大選完後,在政局一片混亂當中,他獨排眾議,在《中國時報》發表的(總統選舉的魔術數字)。

當時輿論認為,用一連串的大選結果和公投票數推演,「驚覺」一個合理懷疑:連宋的廢票數可能是被「作掉」的。但施俊吉發揮學者的精神,把所有的推理寫成數學式,以此證明輿論的推演,根本只是數學上的「恆等式」而已,套任何的數字進去都通,所謂的「作票」,其實只是一連串似是而非的推演。

這篇見解一見報,引發不小討論,反對者覺得這不過是綠營學者的說法,但也有不少人為施俊吉敢在當時的政治氣氛下,拿出作研究的精神講道理而喝采,但了解他的人都認為,這其實就是十足「施俊吉風格」。

堅持原則的性格,也讓施俊吉一路走來有些孤單。


最窮的金管會委員 接掌金管會還有硬仗要打

其實施俊吉在經濟學界輩分頗高,但好友不算多,嚴格說來,與中研院院士、也是大炮級的朱敬一,兩人有競爭、有相惜,情誼特殊;與現任中研院經濟所所長管中閔私交也不錯。

個子不高的他,話不多,說話速度也不快,常常對方說完話後,停了三秒鐘,施俊吉才接話,但經常三言兩語就直指問題核心,短小精悍的個性,讓人不得不敬重三分。有人形容他,不笑的時候表情有點深沉,讓人不太敢靠近,但笑起來其實很有童真,和他實際個性其實很像。

施俊吉在記者會上坦率地說出自己的財產,還自嘲是「最窮的金管會委員」,但不管財產多寡,他在生活上也同樣是「有原則的人」。平時愛喝紅酒、抽雪茄、酷愛美食,高檔的日式料理、西餐他都愛;也喜歡玩領帶,遇到朋友穿新襯衫,他也會頗有興趣地研究材質,問人家:你這件襯衫打哪來的?

新官上任,施俊吉首當其衝要面對的,是新光金申報投資元富證一六%的核准案,這件案子的敏感點,在於新光金的先行部隊新光人壽已經提前布局元富證超過五%,之後新光金才提出投資申請,金管會的態度如何,將是未來壽險業進行財務投資的重要指標,恐怕也是「施俊吉的金管會」的第一場硬仗。


黑馬出線 呂班長難掩落莫
「消息是真的?假的?」「到底是代理?還是真除?」八月四日,早報披露施俊吉即將出掌金管會「代理主委」,就成金管會上從副主委,下到工友的熱門八卦。

根據透露,前一天三日傍晚,代理主委呂東英就已經得到「主委不是我」的消息,他面色凝重,不斷喃喃自語:「怎會這樣?怎會這麼嚴重?需要一狀告到行政院去嗎?」出言敏感,身旁的人噤若寒蟬,只能一旁猜測呂東英應該已出局,但跌破大家眼鏡的是,出線的竟然是施俊吉。

四日一早,新聞事件當事人施俊吉並沒有直接到板橋金管會,而是先進行政院。會裡惟一知道狀況的呂東英從一早就不接電話,只說了「不接受」三字,從此關閉對外聯繫管道;只留完全在狀況外的苦命發言人、常務副主委張秀蓮,面對外界的詢問。

接近中午,確認的消息才從外面傳回金管會,蘇貞昌已經發布人事令,施俊吉下午將舉行記者會。

直到12點半,接獲熱騰騰派令的施俊吉,終於踏入會裡。第一時間就是直奔18樓,拜訪代理主委呂東英與常務副主委張秀蓮。

四點鐘,施俊吉與發言人張秀蓮踏入記者會現場。沒有客套,不用開場,「誠如大家所知,早上行政院蘇院長已經發布我為金管會主委。」他直截了當破題。「中午已經跟呂代主委請示,是不是可以先開記者會,不過一定會特別說明,公文還沒到,也還沒交接,我現在還是金管會委員。」儘管匆忙接棒,施俊吉顯然沒有弄混現在的角色定位。

接下來長達一小時的記者會,不需要主持人,施俊吉有問必答,一點都不像前一天(八月三日)下午四點,才被徵詢的樣子。好玩的是,就在記者忙著發問時,金管會一些沒見過施俊吉的文官,也偷偷跑到會場,來瞧瞧新主委的模樣。

新人笑,舊人哭,最落寞的無非是過去近三個月賣力演出的呂東英。知道大勢已去的呂班長,難免落寞之色,見到他的同仁形容,呂東英只說自己很累,對於金管會這個是非之地,已經不想多談。


施俊吉

 

出生:1955年
學歷:台大經濟學博士
經歷:金管會委員 行政院開發基金審議委員 中信局常董 行政院新聞局有線廣播電視審議委員 公平交易委員會委員 台北銀行常務董事 台大經濟系教授 中研院研究員
家庭:已婚,妻子從事教職;育有一女

延伸閱讀

誰A走全民500億血汗錢

2014-08-21

新官上任一個月 金管會評價大逆轉

2013-09-19

「政治商人」鄧文聰 要在台灣賺人民幣

2009-04-30

挺英?親柯?時代力量路線危機引爆

2019-08-15

蘇貞昌的政治劇本 為何飆出超人氣

2020-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