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瘦小身軀征極地肋骨斷了仍咬牙撐 林映岑-40℃下探密太空 54周南極奇幻之旅

瘦小身軀征極地肋骨斷了仍咬牙撐 林映岑-40℃下探密太空 54周南極奇幻之旅

王海咪

生活消費

1277期

2021-06-09 11:16

「我很瘦小,但從來不覺得自己瘦弱。」南極來的一陣暴風,就把不到160公分的林映岑吹得撞裂了肋骨,但她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瘦弱,一個人爬卡車、攀屋頂,架起儀器來熟練得很。

冬日的南極闃然無聲,雖說這裡是南極洲最大中樞站McMurdo,但整個站上不過一百四十餘人,更不用說這座位於生活中心十五分鐘車程外的小山丘。

 

這座小山,是科學家林映岑每天報到的觀測點。她值的是夜班,但極地的永夜像凍結了時間,日子不再奉日升日落為圭臬,林映岑頂著二十四小時高掛的夜色,爬上山頭,仰望是一片星河,俯瞰是一望無際的雪白,了無人跡,與她作伴的是空氣裡呼嘯的風聲和攝氏負四十度的冷冽低溫。這樣的日子,足足過了五十四周。

 

每晚透過雷射光換來第一手觀測資料

 

一道實驗用的黃色雷射光劃過星空,這是林映岑用來蒐集太空環境資料的工具,她到南極,是為了研究重力波對高層大氣的影響。二○一九年十月,林映岑踏上極地,之後的每個晚上,她透過光學雷達,向高空射出三束雷射光,換來一千六百小時的第一手珍貴觀測資料。

 

密密麻麻的數據,在外行人眼中看起來像一連串毫無關聯的密碼,但對科學家而言,這是解開太空環境奧祕的鑰匙。所有太空梭、太空站的運作,都建立在太空模型之上,但天體持續變動,有了林映岑執行的觀察數據,才能掌握遠在宇宙中的遞嬗,助於模型建置。

 

「很多人以為觀測就是一鍵按下去,之後都沒事了。」林映岑解釋,「我們每天開始觀測前,都有將近兩小時的前置作業。」極地科學家可不是坐辦公室的輕鬆差事,真正的挑戰是當她爬上山頭小屋的屋頂,身材瘦小的她,要拉開屋頂上一道一公尺寬的鐵製大門,好讓屋內望遠鏡直通天空,門的重量對她顯得有些吃力,「每次開門,我都怕萬一掉下去怎麼辦。」

 

延伸閱讀

遠征極地、沙漠天文觀測...人類首張黑洞影像影像背後功臣 台灣造出「望向宇宙之眼」

2020-11-18

百年前 一隻雪橇犬極地長征救了全鎮人

2020-04-29

零度以下的夢!台灣首位女性極地探險員陳芊華:「我的人生中只有太陽!」

2020-02-24

「天涯海角最後一站」姚謙:南極是不可替代的

2018-05-24

你願意為了幸福 積極地跨出一步又一步嗎?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