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萬華街友悲歌》目睹「老婦人從垃圾桶撿起口罩,戴上走進超商」...他嘆:疾病不會挑人,但會攻擊社會最弱的點

萬華街友悲歌》目睹「老婦人從垃圾桶撿起口罩,戴上走進超商」...他嘆:疾病不會挑人,但會攻擊社會最弱的點

林立青

政治社會

shutterstock

2021-05-19 16:05

這次疫情爆發,到處都成為重災區,在我看來,疾病不會挑人,但會找到這個社會最弱的點進行攻擊,最包容弱勢的區域會先成為傳播口,又因為這些地方容易被攻擊,難以有足夠的聲量,所以會被汙名的最慘。

 

像是街友,但我們只要想一想,能出國還當什麼街友,感染源不大可能是從他們身上來的,但因為環境、空間和隱私性,他們會最先受抨擊,畢竟好罵,生活沒有隱私,資訊接受的較慢,一般人可以躲在家裡面耍蠢耍笨耍智障,但他們會全部曝光,畢竟太好拍攝了,鏡頭照過去就隨時可以說成故事,也隨時可以吸引人注意。

 

當然這之中不乏完全不守秩序者,可是哪個人身邊沒有呢?你老闆或你的員工可能就是隨時白目的具體存在,更不用說多少人連叫自己家人都叫不動了。

 

疫情下,最弱勢者也是最受影響的,三級防疫封閉的廟宇、圖書館、運動中心、地下街和公有商圈,這些對於台灣有家可歸的人來說只是娛樂空間或宗教場所,並非「生活必須」,但對年老的性工作者和街友來說,是生活重要的場域,躲太陽、看書報甚至擦澡清潔,這些地方也是無家者和經濟弱勢者取得飲用水的重要來源,現在全沒水可以喝了,甚至廁所也封閉了大半,這必定會影響他們的生活,連同便利超商慢慢的封閉內用區域,這也是他們避暑的空間,現在能去的地方更少了。

 

我過去是戶外工作者,這些平常對外開放的空間對我們來說是福音,比捷運等重大建設都還能夠讓我們有感,例如三溫飲水機,可以夏天給冰水,冬天給熱水,沖泡些飲料泡麵。

 

現在這些全沒了,沒取水點,沒有乾淨的廁所,沒有可以沖熱飲和泡麵的地方,昨天一個朋友告訴我,他看到年老的女性悄悄走到旁邊垃圾桶裡快速撿起一個口罩,戴上後走入便利超商,買一罐水和一個麵包出來,離開。

 

看這種事情發生,會覺得很痛苦,很無奈,依據往例,接下來一週以後,各地的社工就會開始忙亂,紓困最快也要半個月以後,這個周末就會開始有人求助,發現生活開始遇到困難,或陷入恐慌,有錢的到超市亂買一通,因為自己害怕,卻不想坐以待斃,覺得要做些什麼,感覺家裡有點物資會安心很多,可是大家不是沒有物資,也不是沒有錢,只是不知道該捐到哪裡去,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是一個捐款怕被浪費的時代,人性總是要先確定自己安全,才有餘力可以幫助他人。

 

 

現在正是盤點需求的時候,正是傾聽的時候,所以我特別珍惜還能夠找方法的人,珍惜他們,這也正是需要領導力的時候,現在沒有辦法繼續供餐,我們更需要有人可以送物資,送餐,要盤點最弱勢的單位以及需求。

 

所以如果你的生活可以過得去,你存款足夠,工作不會受到影響,您可以捐給方荷生里長,他是中正萬華這個重災區最重要的物資供應站,也是最穩的弱勢者中央廚房,你可以送新鮮蔬菜水果,他會做成便當送給需要的居家長者,他也正在募集物資包,送至每個需要的家庭。 南機場幸福食物銀行(更新:感謝大家,方里長的募款計畫達標了,可以考慮芒草心)

 

如果你買了很多物資,那可以整理一下,我相信大家和我都一樣有過買一堆用不到的存糧,像是泡麵罐頭,尤其可能買到的自己不會優先吃的,你可以做成食物包,捐給台灣社區實踐協會 社團法人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他們可以做成食物包,送給需要的人。

 

你也可以自己做成食物包,可以參考安德烈食物銀行或者是方里長的食物包配比,這是多年來最有用的比例。

 

●泡麵三袋共15包或者麵條15把或者是蘋果麵包5包

●魚或者肉罐頭3罐

●即開即食的八寶粥6罐

●沖泡的飲料或燕麥2袋

●土豆麵筋3罐

●肉鬆或魚鬆1罐

●小包裝保久乳1組6罐

●蘇打餅乾或無調味餅乾3罐

●食物調理包3包

 

這大概是大家冷靜下來以後可以做的事情,你也可以用這個標準來儲備,或者幫身邊被隔離的朋友備妥食物包,不要亂買,超過的數量也可以捐出。

 

你也可以把多買的酒精口罩捐出,我已經有朋友捐出消毒噴霧,這是居家照服員、送餐的志工、照顧及輔導的第一線社工最需要的物資。萬華社福中心的楚社工正在大量的收集,發送給各組織,他是社會局專門負責遊民業務的重要支柱。

 

當然,如果可以的話,你也可以買便利商店的商品卡,商品卡可以讓各社工在發放時擁有彈性,等於指定消費地點的貨幣,便利商店到處都有,也可以避免群聚,提供受贈者選擇,也讓他們不會感覺到恐懼和被拋棄。

 

商品卡其實就是另類現金,多半是以小面額一張100元為主,發送時讓社工同時給予口罩、衛教,與其說是發商品卡,不如說這是建立聯繫的管道,用商品卡建立與弱勢者之間的連結,並且同時給予幫助,目前重修舊好 a clean, well-lighted place正在想辦法募集,等著連同口罩和噴霧整理好,和各單位聯繫後一起送出。(更新:現在許多地方暫時買不到實體商品卡,如果買的到,還是可以寄。)

 

我們可以做很多的事,中小學停課,那麼營養午餐和原本可以包的晚餐已經沒了,很可能需要更多食物包,看看自己的朋友,看看能不能也做出適合孩子的食物包?那可能要加入更多保久乳和豆漿。

 

停止共餐,那獨居老人不出門以後,是不是有送餐的需求?老人家需要什麼?即沖的麥片或者是不用調理的燕麥?這些都需要我們思考和協助。

 

疫情讓人忙亂,我的作法是冷靜下來,只看記者會,少看即時新聞,少看政治評論,把時間用在聯繫和幫忙上,這是我能選擇,也能做的事情。

 

作者簡介_林立青

本名林亞靖,1985年生,畢業於東南科技大學進修部土木工程系。

是景美市場養大的孩子,如同台灣人的生產履歷般,照著考出來的分數選擇學校,照著這樣的模式一路讀完了私立科大。畢業後拿著文憑進了工地,擔任監工十餘年,既是第一線管理者,也周旋於業主、雇主、公部門等各路牛鬼蛇神之間,接受了社會不公,相信法律、制度和習慣都會造成現實社會的壓迫。

由於發現「大多數的人真的不懂工地」,於是決定「寫到別人懂」,相信深刻的描述可以引人同理,進而減少誤解和歧視。

著有《做工的人》,這是第一本由現場視角為工地師傅的尊嚴發聲之作,甫出版便登上各大暢銷排行榜,引發各界熱切討論與持續關注,榮獲2017金石堂「十大影響力好書」、2017Openbook好書獎「美好生活書」,以及2017誠品書店閱讀職人大賞「最想賣」、「年度最期待在地作家」。並售出簡體中文版,為新浪好書榜、中華讀書報好書榜等暢銷好書。

他會寫作的原因只是想找回真實,因為多次祈求仍不可得一個不需說謊的人生後,唯有文字是最好的卸妝品:將平日堆疊在自己和周遭人的謊言、謠言一句句抹去,留下一個完整如初,卻又無法訴說感受的現實人生。

 

※本文獲林立青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延伸閱讀

萬華茶室小姐悲歌》15歲被親媽推火坑、一把年紀滿身債的大陸新娘...這些姊妹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

2021-05-23

「第一線都是用肝在撐住的!」一個前疫調人員的心聲:疫調4大難處,獅子阿伯其實救了很多人

2021-05-15

獅子王交代行蹤幫助疫調,卻被做成梗圖「人與人的連結」被全台灣嘲笑:台灣人可不可以寬容點?

2021-05-14

體驗閉關生活一年,在日本的台灣人分享「防疫生活」4經驗:去賣場,儘量挑這2個時間!

2021-05-13

染疫不一定死,沒錢全家都要死!最後一餐送給醫護,回頭熄燈全店出清...疫情下掙扎求生的餐飲業

2021-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