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蕭青陽 讓天王上門的唱片設計師

蕭青陽    讓天王上門的唱片設計師

陳免

話題人物

攝影/陳永錚

651期

2009-06-11 11:53

他曾經被認為是最冷門唱片封面設計師,但也因為搶不到最紅的那個位置,蕭青陽二十幾年來很認份地做創作性的作品,冷門但很棒,共累積了八百件作品的練習,但世事難料,他也因為這樣而進了美國流行音樂界。

眼前伏案寫字的蕭青陽,是三度入圍美國葛萊美音樂獎唱片包裝設計獎的唱片設計師。為了讓即將發行的潘瑋柏新專輯「零零七」,呈現出「原創」精神,他捨棄電腦裡現成的字體圖檔,堅持自己寫毛筆字;才兩筆畫的「七」這個字,已經練寫了不下百次。

除了潘瑋柏的專輯,蕭青陽手上要趕的案子,還有張懸的唱片。從去年底開始陸續接了江蕙、雙人團體動力火車的唱片包裝設計,年底天王周杰倫的新專輯封面,也已談定要請他操刀。

上門的生意全是當紅、超主流的歌手,都是慕名而來。很難想像,蕭青陽之前根本和主流扯不上關係,他甚至曾經一年只接一張唱片。但在二○○五年他的作品進入葛萊美之前,他已經進行過八百張唱片包裝設計的練習。

 

寫紀錄。三度入圍葛萊美


設計八百張唱片,要經歷多久的時間?這過程久到台灣的唱片產業從最輝煌的八○、九○年代,到現在因數位化而蕭條。十九歲進入唱片圈做設計,蕭青陽在這一行一待二十四年,其間娛樂圈多少顆明星起起落落,很多同行也都紛紛離開這個圈子,而他則成為這個圈子資歷最深的唱片設計師。

○五年,蕭青陽以「漂浮手風琴」這張唱片的包裝設計入圍葛萊美,這不僅是台灣第一人,也是亞洲第一人。「那一年我是在場惟一的東方人。」蕭青陽進入的是一個由美國錄音學院頒發,以歐美音樂市場為主的美國音樂獎。

第一次入圍葛萊美時,蕭青陽三十九歲,本以為要再等三十九年才能再獲青睞,但○八年他第二次入圍,並成為葛萊美的評審,這是繼大提琴家馬友友(負責音樂類)之後的第二位華人評審,之後每年都要參與設計類的評選。

 

挫敗。一度去賣肉羹麵


○九年蕭青陽第三度入圍,經過二十幾年的醞釀,累積的能量,已經擋不住地熠熠發光。儘管始終都和獎座擦身而過,但蕭青陽的設計,不可否認地已和歐美先進的娛樂產業水準並駕齊驅。今年二月,他前往美國紐約出席葛萊美獎,星光大道上,蕭青陽不須出示任何證件即可入場,受到的禮遇,這是他作為一位唱片產業幕後技術人員,在台灣這麼多年來從沒有過的感受。

「在不同時期,最大品牌都不是我做,我向來不是服務最夯的歌手。」蕭青陽說,年輕時,對於每周排行榜上都看不到自己設計的唱片,總是不免失落,甚至會自我懷疑。

那是在他退伍後和朋友成立「日光&王子工作室」的時期,當時在唱片公司工作的朋友告訴他,「我們老闆覺得你做的唱片好像都不會賣……。」這句話讓年輕的蕭青陽很受傷,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不適合這個圈子。於是,在二十三歲時,他離開唱片業,跑去賣肉羹麵,經常半夜二、三點,還在洗刷結了鍋巴的鍋子。

畢竟蕭青陽從小就喜愛美術設計,忍不住心底的那股呼喚,肉羹麵賣了一年多,他還是回頭做唱片。

九○年代音樂潮流在主流唱片公司之外,出現了友善的狗、真言社、魔岩、角頭音樂等獨立廠牌唱片公司,發行創作歌手的唱片。雖然一年多出走的經驗,讓蕭青陽體會到,每一行都有它的辛苦,回到唱片圈,與其說他變得比較認份了,其實是在和獨立廠牌合作的過程中,他可以與音樂人一起創作、詮釋音樂,找到了他的設計空間。

 

練習。從伴唱帶到佛經都接


只是,和主流唱片市場比起來,獨立廠牌經營的歌手不多,一年最多發一張唱片,而且預算又少,即使到現在一張主流唱片封面設計價碼,是非主流唱片的兩倍到四倍,也就是說,蕭青陽走的是一條不會賺錢的路。

蕭青陽從工作室的CD架上拿出一張他做的台語唱片,封面上他用代表台灣意象的選舉旗幟來呈現,花花綠綠色彩營造出百家爭鳴的本土氛圍。那其實只是一張把不同台語歌手的暢銷歌蒐錄成的合輯,也就是所謂的口水歌,但蕭青陽還是把它「玩」得很透徹。

蕭青陽相信,自己的成功,是長期以來他在每一個階段都累積了很好的技術和經驗。他經歷過港星當紅的四大天王時期,那時他就要被訓練成符合港星的時髦、流行感很強的風格;之後又有所謂的「ABC」,像L.A.BOYZ這種在美國長大的歌手風格,包括台語也有所謂那卡西的風格、日式風格、演歌風格。

為了生計,蕭青陽接過一堆卡拉OK伴唱帶、平面廣告或活動製作物,甚至佛經印刷品;他知道,唱片的夢想,還是得靠其他收入來支撐。但儘管只是收入考量,他對作品一樣認真對待。

經過五年大量的練習,一直到三十歲,蕭青陽才覺得自己可以隨心所欲地做唱片設計。例如他在做原住民歌手胡德夫的唱片時,想到很多年輕時聽胡德夫民歌的人,現在也都已經四、五十歲了;於是在設計時,他就考慮到把字放大一點。娛樂圈很少有超過五十歲的明星,這經驗對蕭青陽也很新奇,「那完全是不同的美學表現。」他說,這也是把做佛經累積的經驗,運用到音樂唱片。

 

作品。每一張唱片都是故事


蕭青陽是個「想很多」的創作型唱片設計,從小吸收的養分就是國外的設計概念,加上長期關注國內外的唱片,蕭青陽對唱片演變史的認識與了解,累積了他在唱片設計上的厚度,他的作品,一張張都是故事。

在做台語天后江蕙的「甲你攬牢牢」唱片封面時,他從一位歌迷疼惜江蕙的心態出發,希望四十幾歲仍單身的她找到情感的歸屬,可以有個男人擁抱。這概念提出,工作人員都不敢講,怕江蕙生氣,沒想到江蕙一聽好喜歡。於是,雖然江蕙這張專輯,封面上還是一派惟美偶像,但就是多了一點想法。

事實上,剛出道的他也設計過幾位大明星的專輯,包括張清芳、何篤霖、杜德偉、周華健、吳大維、娃娃、范曉萱、張信哲、黃韻玲、王靖雯(王菲)等等。但蕭青陽說,八○年代台灣唱片業很發達,做這行大家雨露均霑;把時間拉長二十年來看,好像他做了不少明星的唱片,但在那時期其實是零星一、兩張。

而且,他自知這些暢銷唱片的成功,和他的設計無關,他所做的事,不過就是照著唱片公司的要求,把拍得唯美的明星照放上去,至於這樣的封面,能否傳達這張專輯音樂,沒人在乎。

蕭青陽認為,一張唱片必須要有人性,而這得靠設計深入去了解歌手、理解音樂。在做第三次入圍葛萊美的「甜蜜的負荷——吳晟詩誦與吳晟詩歌」專輯封包裝時,他還多次南下彰化探訪詩人吳晟,在理解老人家種樹是想為地球環保盡一份心的想法。蕭青陽依此延伸,封套上有吳晟抱著孫子的圖像,是在木質的素材上用先進的雷射雕刻而成,也是印刷技術追求突破。

 

光環。讓台灣好音樂被看到


有了葛萊美的加持,蕭青陽更好做事,他也曾想過,是要用這個光環去接更多的案子?或是也可以把價碼抬高賺更多錢?還是做更多他想做的作品?

訪問的這兩天,他正考慮要把一個國家劇院的下半年案子推掉,因為,「這個案子會卡住很多唱片。」捧進門的鈔票不賺,令人好奇是什麼樣的唱片讓蕭青陽願意把時間空下來?

和年輕饒舌樂團「拷秋勤」合作是很經典的例子。去年,幾位小朋友跑到蕭青陽的工作室,拿了一疊用橡皮筋綁起來的錢,丟在桌上說:「我們全部就這些了。」那場景,有饒舌歌手把槍丟在桌上威脅人的模樣,蕭青陽還特地把那捲鈔票拍照,「兩萬元,不知道籌了多久才湊齊,我被感動到,當然就合作啊!」類似情事,不斷地在蕭青陽工作室上演。

從獨立創作這條路,走出自己的一片天,他自我期許,「不能空有這個頭銜,而什麼都沒有做。」兩年前,他在美國紐約成立一家唱片公司「Ring of Fire」,提供一個平台,讓台灣的好唱片能被國外看到。果然,今年就分別有來自紐約和西雅圖的唱片公司找他設計唱片。

唱片市場浮浮沉沉,兩個月前,蕭青陽工作室所在的台北縣永和市,最後一家唱片行關門了,台灣唱片產業有多少人隨著它的演變跟著過時?「以前因為搶不到最紅的那個位置,所以我才會很認份地做創作性的作品,沒有人像我做這麼多的唱片……,世事難料,誰知道我也因為這樣而進了美國。」蕭青陽相信,機會,除了努力之外,還要自己去創造。

 

蕭青陽

▲點擊圖片放大

 

蕭青陽

圖2與3:有了葛萊美音樂獎的光環加持,蕭青陽在做了20年非主流唱片設計後,包括江蕙、潘瑋柏等歌壇老將、新銳都慕名而來。 圖4:從小就蒐集國外唱片,欣賞國外唱片設計,這是蕭青陽「練」眼 光的方式。


■蕭青陽
出生:1966年
現職:蕭青陽工作室負責人
學歷:復興美工
重要作品:
2005年以「漂浮手風琴」首度入圍美國葛萊美最佳專輯設計獎
2008年以「我身騎白馬」第二度入圍葛萊美
2009年以「甜蜜的負荷─吳晟詩誦與吳晟詩歌」三度入圍葛萊美

延伸閱讀

五個關鍵字 串起民歌40歲月

2015-04-02

黑膠,如此迷人

2014-10-23

達人的修煉祕笈

2009-06-11

獨賣品味 三家唱片行的夢與癡

2008-10-16

王牌音樂製作陳子鴻 要讓創作成為好生意

2009-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