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神奇的四色果實

童年起,家中便種植胡椒的陳裕隆(右),對胡椒的生態瞭若指掌。

吳寶春

藝文風尚

攝影/陳弘岱

1228期

2020-07-01 16:15

有一次去新加坡,當地的朋友帶我去品嘗一處極有名的黑胡椒螃蟹,但這餐廳僅開下午、一天只賣四個小時。

當天去時,早已擠滿人潮,黑胡椒螃蟹上桌時,我先愣了一下,香氣四溢的沙公黑乎乎油亮亮地擺在眼前,醬汁收得稍乾,黑胡椒的香氣非常濃郁,我好奇地嘗了一口醬汁,起初是烤肉的大火炭烤香,胡椒味明顯卻不過辣,也不會奪去螃蟹的鮮甜味。入喉後,胡椒香氣伴隨著海味久留不散,醬汁蘸著炸饅頭吃,舌韻也會漾著肉香與甜味,香氣與辣度都屬上乘,一吃難忘,自此也對黑胡椒有著極好的印象。

 

日本人留下的寶貝  在高雄茁壯

 

回到台灣後,總會不經意地跟朋友提起這特別的美食經驗。

 

「你知道台灣也有種胡椒嗎?離高雄市區不算遠,算是台灣規模最大的胡椒園。」聽完故事的朋友跟我說。「真的嗎?我以為都是進口的。」我驚訝地回答他。

 

朋友笑了笑,跟我約了時間,驅車往高雄六龜的獅山前進,朋友跟我說,大約五十年前,從六龜到獅山的公車一天只有三班車,有位獅山在地年輕人陳振山,剛好和當年屏東農專(今屏東科技大學)教授許博文同車,閒談中得知,許教授正在找人試種三十年前日本人留在台灣的胡椒,想知道胡椒在怎樣環境能種成功,陳振山便允諾將種苗帶回家中種植。

 

但試種前三年始終沒有動靜,陳振山心灰意冷,便將雜草與芒果樹枝覆蓋在胡椒苗上,澆上水想悶死植株,沒想到胡椒苗竟陰錯陽差地開始快速生長,這才解開了謎團。

 

原來胡椒性喜年均溫攝氏二十四度至二十六度、高溫溼潤、少風、土壤肥沃和排水良好的環境。而許教授全台試種多處,最後僅有獅山成功,成為台灣最大的胡椒種植場所。獅山氣候適宜,胡椒品質佳、硬度高,不需下藥也不必施肥,靠枯葉及腐植便生長得極好,香氣味更甚國外,就這樣一種四十多年。

延伸閱讀

與自然共生的農場

2020-03-31

當田裡插滿秧

2020-03-04

童年的小珍珠

2020-02-05

農藥與草莓

202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