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與自然共生的農場

巴萊豬是混種豬, 集合兩個品種的優點於一 身,毛密、身形緊實、肉香味濃。

吳寶春

藝文風尚

攝影/楊佳穎

1215期

2020-03-31 13:34

生平第一次吃到生火腿,是三十歲的時候,台中堂本麵包店的阿洸師傅給我吃的,在那之前,我不知道生火腿是豬肉做的。當時從沒出過國門,跟在阿洸身邊不斷嘗試與體驗,知道了不同食材有不同的味道,也會帶來不同的驚喜。

隨著眼界的開闊,我注意到歐洲的豬,會以產區與風土特色定位等級;日本的豬,則因飼料與運動方式不同,口感與油脂分布也不同。但吃來吃去,還是油脂乾淨不膩口的台灣山豬肉,以及彰化的爌肉飯最對味。

 

採行自然農法  讓微生物當主角

 

朋友見我愛吃豬肉便說:「正巧上回我在南投吃黑豬改良的新品種,好吃得不得了,我告訴你怎麼去。」拿到地址的我,當然興高采烈地前往南投,尋找這夢幻品種。

 

農場名為「綠生農場」,位於南投縣仁愛鄉的眉溪部落,是個徹底執行自然農業的賽德克族部落,前來接待我的女主人艾碧說:「我們農場有養雞、豬、水果與蔬菜,整座農場都是利用大自然間的相生、相剋關係,活用當地有益的微生物,來提升我們的品質與產量。」她一邊說,一邊帶我去豬舍——養巴萊豬的地方。

 

巴萊豬(Babuy.bale)是賽德克族語「真正的豬」,由山豬和桃園黑豬配種的原民特種豬,有著山豬長鼻子與粗毛的特徵,又有黑豬體型大、油脂豐厚的優點。

 

原本以為靠近豬舍時,應該會聞到童年印象中,又髒臭又潮溼的熟悉氣味,沒想到一點異味都沒有,「我們以木屑及微生物鋪設發酵床,餵豬吃天然的飼料,如牧草、豆渣和酵母菌,排泄物會被發酵床裡的益菌吃掉,分解成有機肥料,也就是循環農業。」艾碧說。

 

身為農家子弟,從小我就知道,要看牲畜們開不開心,除了看毛色是否光亮,再來就是親不親人。我看著在豬圈內慵懶的大豬,以及好奇心十足、不斷想從縫隙鑽出來的小豬,感受到牠們的快樂,在細心照顧下的豬不會緊張,加上好的飲食與好的配種基因,不難想像肉質有多甜美。

延伸閱讀

拒看「農場文」 當個挑食的讀者

2019-04-02

屋頂開心農場 讓獨居長者不再宅在家

2018-07-16

阿公、阿嬤屋頂蓋開心農場 還製作短片臉書分享

2018-05-28

〈郭董攻餐桌商機〉永齡農場攜夏普 將志業轉為事業

2018-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