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聆聽你行為背後的聲音

武志紅

個人成長

達志

身體知道答案

2020-03-06 11:29

什麼是與自己取得連結呢?怎樣可以與自己取得連結呢?

我們需要將焦點調回到自己身上。很悲哀的是,多數人的焦點都不在自己身上。

多數人找心理醫生,一開始在心理醫生面前談論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親人,最常見的如配偶、孩子或父母等。

 

碰到這種情況,有經驗的心理醫生會幫來訪者調整焦點,讓他多談自己,多使用「我……」的句型,而少使用「你……」的句型。這個工作可有意地去做,譬如一些治療師會明確要求來訪者使用「我……」的句型,也可以無形中引導來訪者去做,譬如一些治療師會將自己的焦點對準在來訪者的感受上。當來訪者談別人的時候,他會不斷去問,「當這件事發生時,你有什麼感受呢?你更精細的感受是什麼?」

 

只是這樣問還遠遠不夠,心理醫生需要首先在自己的生活中活出自己,對自己的感受有很好的覺察能力。心理醫生對自己感受的覺察能力越好,他就越能細緻入微地體會來訪者的感受,或透過自己的感受來理解來訪者對他的一些投射和欲求。

 

多數人找心理醫生,一開始在心理醫生面前談論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親人,最常見的如配偶、孩子或父母等。

 

碰到這種情況,有經驗的心理醫生會幫來訪者調整焦點,讓他多談自己,多使用「我……」的句型,而少使用「你……」的句型。這個工作可有意地去做,譬如一些治療師會明確要求來訪者使用「我……」的句型,也可以無形中引導來訪者去做,譬如一些治療師會將自己的焦點對準在來訪者的感受上。當來訪者談別人的時候,他會不斷去問,「當這件事發生時,你有什麼感受呢?你更精細的感受是什麼?」

 

只是這樣問還遠遠不夠,心理醫生需要首先在自己的生活中活出自己,對自己的感受有很好的覺察能力。心理醫生對自己感受的覺察能力越好,他就越能細緻入微地體會來訪者的感受,或透過自己的感受來理解來訪者對他的一些投射和欲求。

 

 

我的一個來訪者,他有嚴重的拖延習慣,尤其在工作上,拖延得一塌糊塗,沒有完成的工作已累積成山,雖然公司老總很包容他,但他自己極度內疚。他來到我的諮詢室,目的就是希望我能幫助他戒掉拖延的習慣,好投入到工作當中。

 

所以,第一次諮詢中,他滔滔不絕地談論自己的拖延,談論自己的內疚。但是,當我聽他講話時,我主要感受到的是一種疲憊,非常非常的疲憊。於是,在一個恰當的時機,我對他說,我聽你講話時,感覺非常累,你感覺如何?

 

聽我這樣說,他的眼淚一下子湧了出來,等了一陣後才說,的確,他有這種感覺已經很長時間了,但他一直不想承認,他希望自己永遠能保持一種積極的工作姿態。

 

按照吉利根老師的說法,來訪者希望自己永遠能保持一種積極的工作姿態,是頭腦層面的意識,而累,是身體層面的意識。身體層面的意識,要遠比頭腦層面的意識更為真實。頭腦能發揮作用的前提,就是與身體一致,而假若頭腦和身體不一致,甚至完全相反的話,那麼一個人遲早會發現,他的身體拒絕接受他的頭腦的指揮。

 

若想改變這種局面,一個人就要重新與自己的身體取得連結,認識身體的需要,聆聽身體的呼聲,並尊重這個聲音。

 

所以,我一開始就幫助他不斷聆聽自己身體的感受,並試著學習尊重這些感受。要做到這一點,我可以不斷去問你有什麼感受,但假若心理醫生只是將這句話當成一個原則去問,那麼來訪者勢必很容易感到厭煩。

 

要發揮這句問話的效用,心理醫生先要做到和自己的身體有很好的連結,對自己的身體感覺有很好的覺察。透過這種覺察,才能捕捉到來訪者正在發生的事情,有時候能捕捉到細節,有時候只是一些模糊的判斷——一些重要的感受正在發生。有了這些訊號,心理醫生就可以在恰當的時候問你有什麼感受,這時這句話就可以一下子令來訪者進入狀態。

 

遠離體驗,亦即遠離自己

關注自己的感受,可以算是第二重要的努力了。所謂感受,通常指身體的種種感覺和情緒。有時也會有一些特殊的、難以描繪的感受。

 

身體的感覺一般指視覺、聽覺、觸覺、味覺和嗅覺,其中對多數人而言比較重要的是視覺和聽覺,所以很多練習都強調要來訪者表達看到了什麼或聽到了什麼,而情緒、其他身體感覺或一些難以概述的感覺,就可以用感受到什麼來表達。

 

有時,我會使用一個最簡單的治療方法,就是不斷地請來訪者複述一件重要的事情,同時不斷問他當時或在回憶中,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有什麼感受。複述一遍,再複述一遍,再複述一遍……

 

這個簡單的辦法之所以有治療效果,是因為它可以幫助來訪者和這個事件帶給他的所有體驗取得連結,尤其是一些事發時被他的頭腦排斥的體驗,或被他忽略的體驗,一旦和他的頭腦取得連結後,就會立即有不可思議的療效。其實所謂療效,就是他重新看這次體驗時,有了更多的角度,逐漸可以完整地看待他整個體驗。而完整地看待自己的體驗,會幫助他徹底接受這件事情,而接受勢必會帶來轉化乃至不可思議的療效。

 

但這個複述問話法和前面那個你有什麼感受的問話法一樣,切忌只是當成一個金科玉律來使用,治療師要根據自己的感受來判斷,來訪者現在是否準備好了這樣做,是否樂意這樣做。在恰當的時機這樣做才會有很好的效果,否則可能適得其反。

 

有些治療師喜歡使用宣泄的方法,讓來訪者釋放鬱積已久的情緒。使用這種方法時,有一種認識是,負面情緒累積多了對人不好,需要釋放。但這種將情緒分成好和不好的二分法,本身就是一種限制性的理念。在我看來,宣泄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是,透過宣泄,來訪者和被自己一直忽略的情緒取得了連結,這時就有機會,從各種角度去體會、理解和認識這個情緒,和自己的體驗有更完整的連結。

 

心理學家羅傑斯說:「我就是過去一切體驗的總和。所以,遠離自己的體驗,亦即遠離自己,而與自己的體驗取得連結,也即意味著開始回歸自我。」

 

回歸自我,聽起來是一件很偉大的事情,所以,很多人聽到回歸自我時,會想到自己該做一些非常重要的事。其實,不必非要去做一些重要的事,一開始只需要留意自己在生活中一些細節的感受就行了。

 

購書去>>《身體知道答案》

延伸閱讀

擅用「心理控制術」,改變自我意象,人生也會隨之改變

2020-03-09

痛苦更大,還是消除痛苦的痛苦更大?

2020-03-05

頭腦會騙人,身體很誠實

2020-03-05

覺察自己,就像是創造一個自我保護空間

2020-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