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許瑋甯突破心牆 釋放生命正能量

林靜宜

個人成長

【線上書展8折】被討厭又怎樣(熱銷再版)

2015-08-14 14:51

許瑋甯會為演出的每個角色選一瓶與個性相符的香水,拍攝那部作品期間,就擦那瓶香水。比如,去年演出《16個夏天》,她選用木質味的男性香水,「味道是很酷的記憶開關,只要一噴上,就能記起當時演出那個角色的感覺。」

心理學家阿爾弗雷德.阿德勒(Alfred.Adler)說:「人生沒那麼困難,是你讓人生變得複雜了。」當下的人生不是取決於命運,而是自己。這也是過去3年,許瑋甯一直在做的改變。

近年,許瑋甯在戲劇上的表現受到外界矚目。
 
電視劇《16個夏天》裡,演活那個愛著姊妹淘多年,看似開朗、實則壓抑的同性戀角色;電影《相愛的七種設計》崩潰的女主角,讓她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其他如李崗的電影《想飛》,以及之前在公視上演的迷你劇《麻醉風暴》,都能見到許瑋甯釋放的生命能量。

許瑋甯:「挑戰極限的機會,不會發生在熟悉的環境。」

選角被淘汰 原因竟是混血外表

在戲劇上的亮眼表現,是許瑋甯走過人生低潮後,轉化成的生命養分。

3年前,她正處在人生谷底,模特兒生涯面臨年齡警報關卡,演戲多年,卻沒有代表作,來找她的不是客串,就是第二女主角。
 
她不是不努力,而是無法突破混血臉孔的標籤。台義混血的許瑋甯很美,卻對她的戲劇之路形成阻力,連已經爭取到最後的二擇一選角,也因「長相太像外國人」被淘汰。

「如果是說我不會演戲,不夠好,我可以再精進,但拿我下輩子才能改變的理由,真的很無力!」許瑋甯因為混血兒、單親家庭,這兩個無法改變的標籤吃了不少苦頭。

小時候,有些同學覺得她長得與大家不一樣,會用言語欺負她;老師因為她是單親家庭,認定她比較不乖。既定印象的標籤一而再、再而三在不同的人生階段發生,事業又逢轉型瓶頸,徹底擊潰許瑋甯的信心。

「3年前人生最低潮,每天睡到下午才起床,吃完飯後,沒事再去睡。那是我最胖的時期,我166公分,體重高達57公斤,比上鏡頭標準多了10公斤。」她知道自己在浪費生命,可是缺乏停止浪費的動力。

遊晃近1年,她忽然領悟,醉生夢死、自怨自艾無法改變什麼,更無法改變別人的想法,「我一直擺錯重點,如果環境不能改變,不如改變自己。」

從瘦身開始 擺脫低潮首演女主角

許瑋甯的破繭,第一步從瘦身開始。

「我是很有耐性的人,試過很多種方法,發現不吃晚餐,對我來說是比較舒服的方式。」由於不能吃晚餐,身體自然就會想吃早餐,瘦身變成早起的動力,作息隨之正常。
 
「瘦了之後,開始有戲來找我,三立電視那時找我拍《我,租了一個情人》,這是我第一次演女主角,感覺慢慢走回軌道上。」她很珍惜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拍戲現場嚴格規定自己不能吃晚餐,一開始還沒習慣「眾人皆吃,我獨餓」的狀態,她抓了椅子面牆睡覺;不想睡時,就幫工作人員排便當,用嗅覺、視覺與聽覺(她會請同事形容菜色)取代入口味覺的飽足。

後來,她養成用「嗅覺」記憶角色的習慣。
 
許瑋甯會為演出的每個角色選一瓶與個性相符的香水,拍攝那部作品期間,就擦那瓶香水。比如,去年演出《16個夏天》,她選用木質味的男性香水,「味道是很酷的記憶開關,只要一噴上,就能記起當時演出那個角色的感覺。」

當開始將改變重點放在自己,許瑋甯也出現轉變,這兩年變得活潑了!經紀人方臨說,現在很多人反映:「原來瑋甯這麼好親近,是一位很好的朋友。」採訪現場,許瑋甯不時冒出幾句逗得全場哄堂大笑的話。

方臨回憶,4年前剛當許瑋甯的經紀人時,覺得她演戲很像白開水,「心裡明明有很多感受,演出來卻是平的,無法感染人;但現在有很大的轉變,身上充滿正能量。」
 
圖:公視提供 
 
為了走出低潮,許瑋甯不斷改變自己。她在新戲《麻醉風暴》中展現突破演技,挑戰自己的極限。
 
隻身赴美學表演 旅行釋放壓抑自我

也是在人生低潮期,許瑋甯開始嘗試一個人去國外旅行,幾次下來,她發現自己唯有脫離舒適圈,才能打破對固定規則與習慣的依賴,「我其實很戀家,每次出發都會在機場大哭。」去年,她隻身去紐約上了1個月的表演課,最令她印象深刻的是即席表演課,老師發給每位同學4張英文劇本,每人一種版本,只給15分鐘看劇本,接著輪流上台與老師對戲。

「15分鐘只夠我查單字,只能邊查邊順稿,等於一查完就要上場。」對戲時,老師會不斷丟出情緒,一旦發現她沒跟上,就會大叫:「stay with me!(跟上我!)」後來,老師更要求大家把劇本背熟,「我自尊心超強,不想丟臉,每天回家一直做功課,不但要記自己和對方的台詞,還要記走位、動作。」表演完成後,老師稱讚她:「妳做得很好!這不是妳熟悉的地方,英語也不是妳的母語,我以妳為榮!」
 
說完,給她一個大擁抱,許瑋甯只覺眼眶一陣熱,強忍激動情緒,回到位子上,「我沒想到自己可以做到,還獲得讚美。」她說,人在有壓力時,才會成長,「表演課哪裡都能上,但挑戰極限的機會,不會發生在熟悉的環境。」

許瑋甯比較走過人生低谷前後的差異,在於現在有「創作者」的感覺,演戲時,能勇敢給出豐沛的情緒。現實生活,也正朝著把人際交往的心牆變成自動門的方向前進,「需要時就打開,不需要時就關起來,希望可以很舒服地,在人際與自己之間轉換。」

以前的許瑋甯對演戲有一種迷思,認為一定要接大戲、要當女主角、要評估賣座與否,「還會怪東怪西,像抱怨拍戲的衣服不好看,其實重點根本不在那,而是在自己。」

現在,她接戲考量的是劇本喜不喜歡,要想到隔天再去演出,就覺得開心、滿足,「最好還能挑戰自我的極限,我很期待能夠演到喜劇、人格疾患的角色。」

面對以前困擾的標籤呢?她妙答:「老外都覺得我長得很像亞洲人啊!」人生,重點不在撕去標籤,而是能否認同自己。
 
《被討厭又怎樣》全台便利商店及各大書店 好評熱銷中
 
 
 
Photo: Life of Pix,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在蔡依林身上看到蛻變

2015-08-14

三類基金 吸引定存族

2020-01-10

50歲後小心大腸癌!做到4件事有效防癌

2020-01-19

第二大台商的長線思惟 寶成蔡佩君下令: 加速自動化、深耕新南向

2020-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