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農水署剛掛牌 為何就害農民損失慘重?

桃園農民鄭正宏指著龜裂的農地,已經停灌一個月的稻田已逐漸焦黃。

李佳穎

焦點新聞

攝影/陳弘岱

1248期

2020-11-18 10:32

十月中旬,農委會宣布桃竹苗灌區全面停灌,令農民措手不及,也造成重大農損。
農民認為,若農田水利署發揮改制前的協調功能,至少能挽救部分農作,不至於全面廢耕。

車子駛進桃園觀音,焦黃的農田映入眼簾,葉菜乾癟,稻穗掉進土地龜裂的縫隙。入秋的東北季風吹來,氣氛顯得特別蕭瑟。自農委會於十月十四日宣布桃竹苗即刻停灌以來,務農三十年的鄭正宏只能看著自家農田日益枯竭,此時該用來採收的農具只能停放在倉庫原封不動。

 

這是台灣五十六年來首次在稻作種植期間宣布停灌,此刻正逢二期稻作收成,停灌影響近一萬一千公頃稻米以及三千公頃的蔬果雜糧,補償金額雖高達十五億元,但仍難以平復農民要毀田休耕的心情,究竟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農田水利會淵源深厚的民進黨立委黃世杰解釋,未改制前的水利會是擁有灌溉水權的公法人,經濟部水利署必須與水利會協調、調度後,才能引用農業用水;水利會會長和小組長都是農民直選的代表,他們具有民意基礎,扮演基層農民與水利署的溝通橋樑。

 

水利會改制公務機關  基層與中央溝通反而受阻

 

農田水利會今年十月改制為公務機關「農委會農田水利署」(農水署)轄下管理處,水權一併歸公,水利署與農水署可不必與農民商量逕自宣布停灌,「基層農民聲音不僅沒被決策單位聽見,甚至無法第一時間獲得訊息。」黃世杰說。

 

鄭正宏扶起腳下的稻穗說:「沒有水分的稻稈很難割斷,收割機採收起來特別費力,一不小心還得花錢修理。」他直言,若政府及早宣布停灌,農民可以選擇不種二期稻作,或提早插秧作業,搶在停灌前收成,無論如何,損失都不會像現在這樣慘重。

 

「水利署聲稱有和農委會溝通,但就我了解,農委會沒有向各地農田水利會或管理處徵詢意見。」黃世杰認為,水利會改制後,與農委會的關係轉為「下對上」;雖然不少原有幹部在改制後仍出任管理處人員,但身分已轉為「聽命執行者」,無法在決策過程中即時替農民發聲,基層與中央的溝通管道形同「斷橋」,部分農民甚至得找立委陳情。

延伸閱讀

用科技掌握天公伯的心情 阿龜串聯農業專家開啟農業科技新革命

2020-10-29

全豬零浪費 創造「新農業循環網絡」

2020-03-31

【地方創生 企業投資地方】從物流、監測、農業到教育!以創新科技深入偏鄉,航向美麗新世界

2019-11-12

文化加值農業創富、慢食、慢遊、慢活臺東!

2019-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