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綁憲法修歷史課綱 學者:後患無窮

綁憲法修歷史課綱 學者:後患無窮

何欣潔

焦點新聞

攝影/陳俊銘

895期

2014-02-13 13:19

台灣人民對國家定位、主權問題仍無共識,《憲法》也未能解決這個難題。主政者原應以政治智慧與民主程序化解爭議,教育部卻以《憲法》為名,快速修改高中歷史課綱,反而引發一場「歷史大戰」。

教育部於二月十日晚間正式公布高中歷史課綱「微調」版本,於「中國史」中正面宣示民國史觀,貫徹馬英九總統對國家與兩岸關係的觀點,明白寫入「我國主權範圍及於全中國,惟治權並不及於大陸地區」的兩岸分治原則,並據此對整份課綱進行名詞修正,與民進黨時代確立的台灣史觀拉鋸,爭奪國家認同詮釋權。

在「台灣史」中,則將「中國」正名為「中國大陸」、「日治」改為「日本殖民統治」,原教材中一九四五年國民黨來台「接收」,也被更具正面意義的「光復」取代。

教育部與社會科課綱小組召集人、世新大學教授王曉波異口同聲表示,新課綱並沒有「去台灣化」,反而是還原歷史、加深學生的台灣本土意識認同。

「原來的課綱根本是非顛倒、皇民意識過重!」王曉波說:「這次修正就是撥亂反正,恢復《中華民國憲法》原則,也加入台灣人民到大陸協助對日抗戰、辛亥革命的歷史,反而實質提升台灣人的地位。」

教育部與課綱小組言必稱《憲法》,但知名憲法學者、中研院法律所助研究員黃丞儀反駁,教育部的說法與《憲法》的精神並不相符,「僅僅因為現行《憲法》規定一個中國,就必須將其納入課綱,毫無《憲法》法學上的依據。」

 

教育部強硬修改高中歷史課綱引發反彈,高中老師、文史專家、民間社團因此舉辦記者會抗議。

教育部強硬修改高中歷史課綱引發反彈,高中老師、文史專家、民間社團因此舉辦記者會抗議。(攝影/林煒凱)


爭議一:綁架憲法?
宣稱對中國大陸擁有主權


黃丞儀指出,台灣的國家狀況相當特殊,多數人民都了解,國家定位問題在台灣是一個有待解決的問題,並非個別團體自行宣稱「獨立」或「統一」就能解決,更不可能從現行的成文《憲法》中找到解答。他認為,企圖用單一民族主義史觀管制課綱,不但不是《憲法》本意,更有綁架《憲法》的嫌疑。

「教育應給學生獨立思考、討論的機會,以當前這部有問題的《憲法》為單一史觀,說我們對中國大陸擁有主權,好像這是唯一真理,學生未來出國,如何對外國人說『我國主權範圍及於全中國』?」不願具名的高中歷史老師無奈地說,兩岸分治已是定局,教育部若一意孤行,宣稱我國擁有大陸主權,「太荒謬,我教不下去。」


爭議二:強調政績?
新增細節加重學生負擔


除國家認同外,新課綱為了強調政府在戰後推動經濟發展的功績,將土地改革、加工出口區、十大建設、科學園區等產業經濟政策,列為各教科書必須編入的歷史事件,甚至連「介紹經濟政策推手孫運璿與李國鼎」、「辜汪會談」等事件都納入,在細節上大量著墨,反而平添爭議,家長團體認為,這與教育改革的理念互相牴觸。

「課綱,只是提供教材撰寫的基本指標,應以簡明扼要、培養史學素養為目的,把所有細節都納入必修必考,只會加重學生負擔。」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十二年國教民間辦公室執行長謝國清認為,現行課綱過度著重瑣碎的歷史事件、要求學生接受單一史觀,與十二年國教欲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的理念不合,將持續監督、提出意見。

 

課綱


爭議三:黑箱作業?
技術性排除專業參與


「除了實質問題之外,這次程序問題更大!沒有充分考量專業意見,引發爭議是必然。」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所長薛化元,以及由基層教師所組成的公民教師行動聯盟均指證歷歷,教育部公聽會通知倉卒,部分學科中心連正式公文都沒收到,教師來不及報名,事先不知道微調課綱的內容,會場也沒有提供完整的課綱。

公民教師陳正益更公開指控:「到了會場發現,會議早已設定以『符合憲法』為課綱微調前提!」

不但公聽會徒具形式,行政作業也迅雷不及掩耳。

一月二十四日國家教育研究院召開課程發展委員會,次日教育部隨即召開課審會分組會議,二十七日再舉行課審會,旋即以不記名方式通過微調課綱,讓許多教師來不及參與。乍看之下,均有踐行民主程序,事實上卻只是虛晃一招。

「這次若容許教育部這樣亂搞,未來後患無窮!」薛化元批評,根據字數計算,本次課綱更動幅度高達四○%,且牽涉核心史觀的巨幅變動,不但沒有廣邀中央研究院或台灣史專業教師參與,過程更處處可見黑箱痕跡,強硬由上而下、缺乏公眾參與的決策模式,「非常草率!」

作為課程審議法定諮詢單位的國家教育研究院,曾出現委員「拒審」課綱、不願為教育部背書的傳聞。院長柯華葳透過祕書林立生向《今周刊》表示,國教院並未拒審課綱,只是建議教育部應「陳述我國之國家現況及其不同意見,以學習尊重異議。」考量台灣分歧的國家認同,尊重多元史觀。可惜教育部未予採納,硬以《憲法》作為課綱修正的唯一標準,終招致強力反彈。

「教育部越強硬,對中華民國認同越不利。」不願具名的高中歷史教師直言,「引發太多爭議,會讓第一線老師不願教、不敢考,含糊帶過,造成反效果,學生對現行的《憲法》與國家認同,會越來越一無所知,甚至反感。」許多高中老師彼此告誡,新課綱涉及的爭議部分,「上課照課本教,不要出成考題。」免得被學生投訴媒體,惹禍上身。


民間反彈
綠執政六縣市聯合抵制


教育部的作法,連自家立委都看不下去。國民黨立委張慶忠認為,「台灣教育問題那麼多,大學生畢業即失業、技職體系失靈,教育部還搞這些小鼻子小眼睛的事情。」

國民黨立委黃昭順也批,「教育部沒事找事,修課綱的委員根本吃錯藥!」不少黨籍立委私下表示,教育部明知統獨問題事涉敏感,卻未好好協調就要強渡關山,引發民眾反感,實在毫無必要。

也因此,反制行動正陸續展開。民進黨執政的六縣市政府二月初揚言聯合抵制,拒用新課綱編寫教材,或自行編寫補充教材應戰。

教育部則強硬回應本次修正「合法合憲」,要求地方政府莫犧牲學子應考權益。未來是否出現高中歷史「一國兩制」情況,值得觀察。

「我們覺得很不解,也很冤枉,不懂為何會引起如此大的反彈。」教育部主任祕書王作臺解釋,課綱微調是例行工作,去年調整自然科、今年調整社會科,並非針對歷史科而來,「反對方應多尊重現在的政府體制,必須依法而行。」教育部會將課綱微調的工作,堅持推動到底。

「《憲法》的精神,在於尊重人民自己的選擇,而非硬要遵守一份死掉的文件。」面對不斷強調自己「合憲而行」的政府,黃丞儀批評:「《憲法》最基本的精神,在於保障言論自由、確定社會上不同的觀點被公平呈現。如果一份課綱只有特定團體的歷史觀點,或排除(或歧視)特定團體的歷史觀點,反而有違憲疑慮。」

台灣人民對國族認同、主權誰屬,向來是意見分歧未獲共識,即使《憲法》也未能解決此難題,而其他教育問題千頭萬緒,執政當局企圖將「大人也無法解決的問題」帶進高中課本,以單一史觀硬性規範課綱走向,其他重要的教育改革工作反而擱置,恐將落得多輸局面。如何讓爭議順利落幕,考驗執政者的政治智慧與憲政素養。

延伸閱讀

台灣ESG最新進展 國泰金論壇產官學強棒出席

2021-01-22

台塑四寶年終獎金揭曉 每人可領3.66個月本薪

2021-01-08

新廠上樑鄭文燦也來參加 群聯潘健成:「未來公司五年,將再有一波高峰 」

2021-01-09

疫情再起!光是上班打卡就是問題…員工在家工作,公司該注意的4件事

2021-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