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四十七位富豪主導美國總統大選選情

四十七位富豪主導美國總統大選選情
「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的巨大威力,連批判該制度的歐巴馬,在競選連任的路上也無法抗拒。

黃國昌

焦點新聞

法新社

821期

2012-09-13 09:57

美國《華盛頓郵報》最近公布一項調查數據,指出政治獻金怪獸「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到目前籌到的二.三億美元捐款中,超過一半來自全美四十七位富豪,當富豪透過巨資就能夠對美國總統大選造成影響,美國號稱的自由、民主精神難道將與金媒政治畫上等號?

美國共和黨、民主黨兩大陣營陸續舉行全國黨代表大會,大幅升高美國總統大選熱度,當歐巴馬(Obama)與羅姆尼(Romney)陣營以大量媒體廣告相互轟炸時,背後有一個影響美國民主政治的巨大怪獸已經成形。今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在政治獻金遊戲規則大變下,醜陋的負面選舉手段將會排山倒海而來,這將是美國民主政治最大的考驗。

 

捐助將無上限


歐巴馬、羅姆尼兩人的支持度勢均力敵,七月以來就呈現僵局,為了拉開差距兩大陣營近來都競相投入數億美元打電視廣告,各種不堪的影射、刻薄言論紛紛出籠;但這些昂貴的廣告都不是兩位總統候選人直接出錢,而是來自於所謂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uper 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s,簡稱Super PACs),這是一個什麼組織?為何被美國人視為洪水猛獸?

二○一○年一月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對一個「聯合公民(Citizens United)訴聯邦選舉委員會(FEC)案」做出判決,這個看似無關痛癢的判決,引發歐巴馬的高分貝批評「打開了利益團體在選舉中投注無上限金錢的洪水閘門」。因為,就是這個判決催生了Super PACs這個怪獸,並為其提供了法律基礎。

根據法令規定,只要未與特定候選人陣營溝通協調合作,Super PACs將得以合法地接受企業或個人捐助無上限的政治獻金,甚至在選戰中支持或反對特定的候選人。

以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黨內初選為例,為支持羅姆尼所成立的Super PACs「Restore Our Future」,迄一二年四月為止,在初選階段即已募集、花費了超過四千萬美元;而同黨另一位競爭者金瑞契(Gingrich)的Super PACs「Winning the Future」也已投入了一六七○萬美元。

而在這些Super PACs接受的龐大政治獻金背後,隱藏著一個很嚴重的問題——絕大多數的捐款均來自少數富豪。這些富豪,個人對於候選人競選的捐款,之前受到法規嚴格限制,但新法案卻大開方便之門,可以毫不受限地把錢往Super PACs送。Super PACs的出現,使得原有關於選舉政治獻金上限的規範,既不具意義,也喪失功能。

諷刺的是,雖然這些Super PACs形式上都「獨立於候選人陣營而運作」,但實質上候選人競選總部與Super PACs彼此之間,卻有著「不必言說」的高度默契。

 

美國總統大選

 

政治、財閥與媒體的結合


以支持羅姆尼的「Restore Our Future」為例,即是由羅姆尼於○八年選舉時的助選大將所出面設立。這種關係就好比是馬英九競選連任總統,由金溥聰出面設立支持馬英九的Super PACs「台灣加油讚」,儘管表面上沒有任何正式的「配合協調關係」,但沒有人會懷疑兩邊合作的默契。

另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是,這些Super PACs的巨額資金,幾乎集中花費在購買媒體時段,強力放送攻擊對手的負面廣告。更為諷刺的是,由Super PACs所出資的負面競選廣告,其「醜陋低級」的程度,是候選人不會願意以自己名義播放的內容。

最為有名的例子,即是支持羅姆尼的Super PACs,對於其黨內競爭對手金瑞契所發動鋪天蓋地的負面競選廣告,引發外界質疑。羅姆尼在回應時,一方面批判整個Super PACs制度根本是「一場災難」,但同時卻又無辜地表示:「我不能與Super PACs有任何形式的溝通;如果我們以任何方式相互協調合作,那我們就要一起進大牢了!」

儘管Super PACs已對美國的民主選舉,帶來了負面衝擊,弔詭的是,以批判性著稱的美國主要新聞媒體,起初對於這些Super PACs卻沒有太強烈的質疑。媒體從中獲得利益,更同時揭示了當代民主所正面臨最為嚴重的威脅:政治、財閥與媒體的結合。

富人的口袋掏出無上限的選舉獻金,媒體扮演了將金錢轉化為政治支持的中介角色;媒體肥了口袋,政客則賺了選票,至於當初「熱心捐輸」的資本家,其有形無形的回收,自是不在話下。

Super PACs正式吹響了「金媒政治」的號角,這股力量,即使是當初公開批判聯邦最高法院判決的歐巴馬本身,也無法抗拒。為了支持歐巴馬競選連任,歐巴馬的前白宮幕僚,也正式成立了包括「Priorities USA」在內的Super PACs!

 

美國的公民團體及知識分子,雖然已開始著手推動廢止Super PACs的運動,不過,依目前的發展看來,無法抵擋Super PACs衝擊一二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果的態勢。或許,Super PACs更為貼切的象徵應該是:「超級汙染美國公民意識精神」(Super Pollution of American Civic Spirits)的制度!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現為美國傅爾布萊特獎學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