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拜登的台灣政策:前六個月、第一年及未來

拜登的台灣政策:前六個月、第一年及未來

Michael Mazza

政治社會

ShutterStock

2020-12-16 15:25

拜登政府從上任的第一天開始,將會把執政重點放在疫情的控制上,而美國政府也不得不重新調整其對中政策,事實上除了中國之外,華盛頓也必須加深對其有利的安全夥伴關係,也就是說,台灣政策應不是拜登政府首要議程。但台美關係已比四年前更加穩固,不論是在安全、經濟、外交關係的深化,並在藉由前川普政府的堅實基礎,拜登政府就算有所調整,也應不會對台態度、政策大轉彎。

前六個月

 

前半年拜登政府需要時間來組建新的政府,但美方仍有一些對台、對中與亞洲相關措舉可以在頭半年實施。在外交和經濟方面,國務院應與台灣舉行第二次台美經濟繁榮夥伴關係對話(Taiwan-US Economic Prosperity Partnership Dialogue),拜登政府若派代理副部長與會,也表示新的白宮認識到美台經濟關係的重要性。國務院也應繼續與台灣繼續合作全球合作與培訓框架(GCTF)。

 

而在安全領域,美方應儘早開始討論對台軍售,川普政府在2017年6月對台軍售,包括升級海軍電子戰系統、空對地導彈與地對空導彈,新上任的拜登政府首筆對台軍售不一定要這麼大,但拜登對台的常規武器軍售,將表示美方在民主夥伴面臨生存威脅時,提供實質支持。

 

第一年

 

新總統在亞洲政策上應會先制定明確的貿易議程,畢竟這是前川普政府令人為之詬病的短處,但儘管拜登表示他將考慮重起談判達成《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全面進步協議》(CPTPP)協議,但尚不清楚參眾議院的意願。因此,美國與台灣的雙邊貿易協定(BTA)有希望成為拜登政府的起點。另一重點即是台美雙邊海軍演習,海軍軍演不僅具有台美共同防禦的象徵意義,也具有實質性意義,例如與台美士兵一同受訓、幫助台灣的武裝部隊精進專業能力。

 

未來長期規劃

 

預計在2021年末的海事軍演不應只是一次性的聯合軍演,拜登政府應在初期與台灣合作非軍事層面,例如人道救援、搜救與救災、物資補給等,而後期應開始跨足更複雜的軍事層面,不僅是海軍反潛戰,更應在台美兩地共同針對陸海空的軍事訓練。

 

就如 2020 美澳部長級諮商會議(AUSMIN)聲明提及台灣在印太區域的重要作用,近期區域事件更強化美澳支持台灣的決心,而兩岸分歧應透過和平方式並依循兩岸人民意願解決,不應訴諸威脅或恫嚇。

 

拜登政府應在未來幾年努力將台灣列入印太議程等區域及國際會議,應努力爭取像是今年美澳部長級諮商會議對台的公開肯定,並應該坦誠討論如果中國對台灣使用武力,美方如何應對。這些磋商將確保美國及其友國,在危機發生時做好準備,而北京將不可避免地意識到這種會談,將有效阻止中國訴諸台海戰爭。

 

作者:Michael Mazza 為美國企業公共政策研究所(AEI)的訪問學者,主要研究領域為亞太地區的軍事國防政策、中國軍事現代化、兩岸關係、與朝鮮半島國家安全議題,現為AEI 年度國家安全政策和戰略執行經理、GTI資深研究員。

 

原文:Taiwan Policy under Biden: The First Six Months, The First Year, and Beyond VOL. 5, ISSUE 22 November 18, 2020

By:Michael Mazz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