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美元跌多少?

陶冬

國際總經

1234期

2020-08-12 10:49

美元匯率正在面臨調整,但這究竟是週期性回落的過程,還是一場大調整呢?相當程度上,答案取決於有沒有足以與之抗衡的另一種貨幣。

美元牛,早就該壽終正寢了,只是英國脫歐、中美貿易戰、二○二○年股災,為脫離了基本面因素的強勢美元續了命。這十年是戰後美國生產力提高最慢的,財政赤字卻在暴漲,美元得以維持強勢,在於日本與歐洲先後進入了負利率時代,美國國債與主要發達國家國債相比,利率具有明顯的優勢;美國經濟與就業和主要發達國家相比,也顯得更有活力,於是大量資金流向美元資產,成就了美股、美債的一輪世紀牛市。

 

然而今年以來,美國的利率優勢和增長優勢突然消失,聯準會瘋狂印鈔,川普政府在世界倒行逆施,美國已失去了作為世界霸主應有的經濟和道德高地,美元匯率也就面臨一場調整。

 

究竟這是一場十%的匯率調整,還是三○至五○%的超級大調整呢?

 

美國正在製造一個和平時期前所未有的財政赤字。儘管隨著經濟重啟的展開,經濟活動會從極端的水平明顯反彈,但是預計反彈到疫情前水平的七、八成就會止步,接下來的就業修復十分困難,企業信心也不足,信用風險才剛浮現。為保障經濟不出現災難性斷裂,緊急救援停不得,財政赤字規模巨大。聯準會唯有維持龐大的QE項目,才能彌補財政赤字和壓低償債成本。

 

在可預見的未來,筆者認為美元零風險利率會維持在很低的水平,甚至更低,這就消除了海外資金回流美國的一個核心原因。除此之外,美國的國力、道德信服力均在下降。

延伸閱讀

紙幣不值錢了? 陶冬:過去黃金屬「另類投資」或「另類主題」,如今成標準投資組合的一塊

2020-08-09

聯儲求穩,美元趨跌...陶冬:近期反轉,應是周期性的匯率波動

2020-08-02

AH股連動 資本市場雙循環

2020-07-29

陶冬:歐盟推進大基金 Fed醞釀新兵器

2020-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