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發生一百次股災,散戶還是學不會...最敢講真話的分析師道出「股民和基民的悲哀」,針針見血

發生一百次股災,散戶還是學不會...最敢講真話的分析師道出「股民和基民的悲哀」,針針見血

張化橋

台股

shutterstock

2020-11-02 17:01

股民和基民的悲哀

 

我最近讀了美國先鋒基金標普500 指數基金(Vanguard 500 Index Fund)的創始人約翰.伯格(John Bogle)的兩本書,一本是他2007年寫的《買對基金賺大錢》(The Little Book of Common Sense Investing),另一本是2008年寫的《夠了》(Enough)。兩本書的共同主題十分鮮明,我把它記錄在此,警惕我自己,也與讀者分享。

 

先說股民的悲哀。伯格說,你們瞎忙什麼?每天忙忙碌碌、買賣頻繁,只是幫了券商的忙,肥了稅務局。可是做為一個群體,股民的回報只是等於大市的回報而已。這還沒有扣除股民在瞎忙過程中的費用。這些費用包括調查研究的成本、交易傭金和稅收。

 

從中長期來看,大市的回報在扣除貨幣貶值因素後,無非也就是4%到6%,因此大家千萬不要小看費用的比重。扣除費用,股民做為一個群體,必然跑輸大市。這是個數學上無法挑戰的定理或不等式。

 

在歐美一百多年的股市歷史中,不少智者也總結過這個定理,可股民們還是樂此不疲。為什麼呢?為什麼一百次股災也不足以教會股民呢?原因很簡單,大多數股民根本不曾理解這個淺顯的道理。也有不少人明白這個道理,但過於自信和貪心。他們認為,雖然股民做為一個群體,只能跑輸大市,但自己有優越的智商、選股能力和心理素質,因此必然能跑贏大市。記得幾年前,某機構在美國做過一個取樣很大的問卷調查,結果很有趣:19%的人確信自己屬於美國收入最高的1%的群體。

 

我們經常聽到張三、李四炒股賺錢的例子,可是當他們虧錢時,他們一般是輕描淡寫或諱莫如深的。從中長期來看,持續炒股而成功的人是極少見的,其機率就像中六合彩一樣低。

 

有人可能會辯解說:「過去3、5年,我的投資報酬率真的很高。」可是伯格提醒我們,你真的跑贏大市了嗎?特別是把瞎忙的費用扣除後,你還能跑贏大市嗎?最後一點,過去的3、5年,不能代表未來的3、5年,統計學上的「回歸平均」(Reversion to the Mean)讓你不敢得意。

 

近幾十年來,越來越多的歐美股民明白,自己的瞎忙從中長期來看有多麼愚蠢,於是共同基金行業越來越興旺,共同基金占股市的交易和持股份額也越來越大。但是伯格認為,基民與散戶幾乎同樣愚蠢。

 

基金行業做為一個整體,當然也只能跑輸大市。做為一個整體,它們本身就是大市,怎能跑贏自己呢?除去買賣基金的費用,以及基金本身的各種費用,這個行業當然也只能跑輸大市。

 

在全球經濟成長放緩、企業回報率下降的當今世界,每年1%或2%的費用率,簡直是一個吃人的數字。伯格說,不管基民是賺是賠,費用可是僵固的,這不是很可笑嗎?

 

 

伯格說,基金行業的從業人員絕大多數很敬業,智商高,也很誠實,但做為一個整體,他們不創造社會價值,也不為基民們創造價值。伯格做了大量調查研究,也引用了大量權威機構和人士的研究。

 

比如他引用了耶魯大學基金會首席投資官大衛.斯文森(David Swensen)的研究:在多如螞蟻的基金中,只有約4%的基金在過去20年中,扣除稅收和費用後能夠跑贏大市,且平均起來也只是比大市的回報率多了0.6%而已;而96%的基金跑輸大市,且輸很大:平均每年跑輸4.8%。

 

大家都知道基金經理和券商有發財的,可是卻很少聽說過有發財的基民,伯格如是說。我突然想起一個例子,挖黃金的人不見得賺錢,但生產和銷售鏟子及鐵鍬的人可以賺大錢。

 

最近20年在美國還有一個很興盛的行業就是投資顧問行業,投資顧問幫基民們選擇投資哪種基金、何時投入、何時退出,煞有介事。當然,這些人不是做義務勞動的,基金的買入和賣出也不是沒有費用的。諷刺的是,在過去20年內,投資顧問推薦的基金報酬率,嚴重跑輸基民們隨心所欲所選的基金報酬率。

 

過去20年裡,千千萬萬的基金中,只有美盛集團(Legg Mason)的米勒先生(Bill Miller)的基金,連續15年跑贏標準普爾500 指數,但跑贏的幅度也不大。後來他的名氣大了,基金的新錢也多了,他卻越來越難跑贏。最近兩年,他嚴重跑輸大市。米勒先生因跑贏大市而成為傑出英雄,此現象說明跑贏大市就好比中六合彩一樣困難。

 

巴菲特的老師班傑明.葛拉漢(Benjamin Graham)是現代證券分析行業的開山鼻祖。他到晚年(1976年)才開始對證券分析的作用產生極大的懷疑。他對記者們說:「我不再鼓勵大家研究股票。40年前(即二十世紀三○年代),到處是便宜股票,因此證券分析讓人們大獲利。可是今天每檔股票都被大量內行的人反覆研究過,不再值得費人力物力去研究。」啊哈!如果今天他還健在,不知會對當今的證券分析行業(以及投資行業)做何評價。伯格引用這個故事不是說投資股市不能賺錢,而是說股民必然跑輸大市。

 

伯格說,基民不要試圖挑選好的基金,它們都是一回事。過去3年表現好,不代表未來3年表現也同樣好。表現好壞只能事後才知道。與其說基金經理水準高,不如說他運氣好,但沒有人能夠總是碰上好運氣。

 

哈佛大學基金管理公司的前總裁傑克.梅爾(Jack Meyer)在業內成績傲人。他在2004年對美國《商業週刊》記者說:「整個投資行業就是一個大騙局。多數人以為他們能找到高水準的基金經理來為他們理財,而我認為85%∼90%的基金經理是跑輸大市的。扣除費用之後,他們是摧毀基民財富的。」

 

 

伯格給一般大眾的建議是,買指數基金,永不出售,讓企業的中長期成長帶給你資本增值和分紅。試圖選擇一個最佳切入點是蠢人玩的遊戲。伯格列舉了大量的資料說明,從中長期來看,指數基金費用極低,讓基民買得踏實,而且報酬不菲,超過絕大多數管理積極的共同基金或避險基金。

 

伯格在兩本書裡反覆強調,複合成長的巨大威力。1000元投資若每年回報6%,十年後便是1791元,20年後便是3207元。他還特別強調,簡單的東西往往比複雜的東西好得多。

 

在歐美,這十年來指數基金開始受到歡迎。不僅是散戶,很多養老金公司、工商企業及大學的基金也開始把部分投資放到指數基金。伯格建議大家投資涵蓋範圍最廣的指數基金,不要追逐帶任何概念的指數基金,因為當一個概念開始走紅時,往往也是價格偏高的時候,基民進入正好中了埋伏。總之,股民和基民永遠不要覺得自己比別人更聰明。

 

伯格在1975年創辦了世界上第一個指數基金──先鋒基金,現在其個人財富在美國財富榜位列百名之內。他的書不是為了稿費而寫,所以特別值得一讀。

 

我非常欣賞他書中的智慧。他的兩本書文筆流暢優美,沒有幾個我不認識的字,於是我決定把它們當成我的英文課本典範。他個人有網站,只要你在搜尋引擎上輸入他的名字,網路就會把你帶到他的網站,那裡有樸素的智慧。

 

作者簡介_張化橋

前瑞銀中國投資銀行部副主管,現任慢牛投資公司董事長。1963年出生於湖北荊門縣,中國湖北財經學院經濟學學士、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碩士,後加入中國人民銀行總行工作,於1991~1994年間於澳洲坎培拉大學任金融講師。

1994年移居香港,於惠嘉、里昂及匯豐等多家外資銀行擔任經濟師和股票分析師。1999~2006年,在他擔任瑞銀中國研究部主管、聯席主管期間,他的團隊連續五年被《機構投資者》雜誌評選為「最佳中國研究團隊」,他也連續四年被《亞洲貨幣》雜志評選為「最佳中國分析師」。

2000~2003年,他在瑞銀大力推薦小型民營企業,並創立民企指數,有「民企之父」之稱;2006~2008年,擔任上市公司深圳控股的首席營運官;2008年底,重回瑞銀當投資銀行家;2011年他離開瑞銀,從事小額貸款業務。

 

本文摘自高寶出版《一個證券分析師的醒悟:張化橋告訴你股市真話》

 

※ 本網站及作者所提供資訊僅供參考,投資人應自行承擔投資風險及投資結果。

延伸閱讀

克難遊歐洲3個月花21萬,回台錯信理專賠了28萬...背包客的慘痛啟示:投資這件事,連你爸都別信

2020-11-02

比玉山金漲更多!10年來最強勢也最低調的金融股,「這檔」現金殖利率5%

2020-11-02

40歲時只靠定存、儲蓄險存老本...自從退休後,才知啥叫有苦難言!年過40,投資要注意3件事

2020-11-02

巴菲特25年來推薦了14次的投資法:指數化投資

202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