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不只用剩食溫暖街友的胃、還要打破貧窮歧視的高牆 人生百味朱冠蓁如何用行動照亮街頭?

用行動照亮街頭 人生百味朱冠蓁

廖元鈴

話題人物

攝影|陳弘岱

2020-02-19 17:00

走進台北車站、萬華區公園,處處可見街友的身影,不知從何時開始,這卻被視為是「理所當然」的街景。

不認為世界上有一種人叫做「窮人」的朱冠蓁,實際拿出行動,用剩食填飽街友的胃、用同理心重新認識一個個無家者。她就像是個「引路人」般,靠著議題倡議,試圖消弭人們對貧窮歧視的高牆,逐步照亮城市的角落。

「所謂的脫遊(脫離遊民身份、回歸社會)的人⋯大多數的人,當有房子住的時候,絕對不會想要在街上居住,吵雜的聲音、不安全的環境⋯」曾在街上試睡過的朱冠蓁,侃侃而談她對街頭的細膩觀察。

 

一年分享至少2700份餐點、協助超過5百位街友的社會企業「人生百味」,在2014年的「石頭湯計畫」一夕成名。

 

「石頭湯」的由來,原本是來自西方的童話故事,3個飢餓的士兵,突發奇想用石頭燉湯,號召好奇的村民一起投入手上現有的食材,在眾人齊心努力下,煮出一鍋美味料理,讓所有人都能飽餐一頓。

 

這共食、共享的美好,在創辦人朱冠蓁與夥伴巫彥德、張書懷的努力下,透過剩食走入街頭,慢慢在基隆、新竹、屏東遍地開花,人生百味儼然已成了為「街頭發聲」的重要社會企業。

 

時光倒轉到6年前,當時的朱冠蓁還只是一位「北漂青年」,懷抱著設計夢北上求職,輾轉到公平貿易協會工作;也因當時辦公室鄰近「318學運」現場,第一線的社運經驗,讓她對「行動倡議」開始有了不同的想像。

 

為避免浪費熟食,誕生了拿剩食填飽街友的「石頭湯」計畫;又親眼見到年長拾荒者的困境,因此孕育了「把回收拿給阿公阿嬤」計畫。朱冠蓁似乎與街頭結下了不解之緣,慢慢走上培育社會企業的道路。

 

創業六年下來,一路走得跌跌撞撞,還曾面臨斷炊可能,幸虧捐款人的力挺,以及近年漸漸拓展業務與公部門、團體推專案合作,得以讓人生百味持續走下去。

 

一度不被街友接納 坦言靠「時間」慢慢向前行

 

但深度走入街頭,接觸街友議題,並非是一路順遂。剛開始一度面臨不被信任、質疑的眼光,「我們既不是社工、也不是大學生要來做作業,更不是詐騙集團⋯⋯當時很多的街友都想著『你們到底是誰』,」朱冠蓁平靜地說著。

 

甚至這幾年下來,人生百味透過「人生柑仔店」,便是與許多文創設計師合作推出街賣品,翻轉行人對街賣的既定印象、以及「友善回收計畫」(編按:用5倍價格收購寶特瓶再製成產品),在媒體聲量與社會大眾面前,爭取更多關注街頭無家者議題的機會,但仍出現持相反意見的聲音。

 

曾在街頭流浪十多年的徐大哥就抱不平地說著:「還是會有人批評說,百味是在消費街友啊,聽了真的非常生氣。」

 

事實上,這位徐大哥正是透過人生百味團隊的扶持下,從街頭流浪者的身份慢慢「脫遊」,受訪時還開心地分享著,自己曾經忙到一天要趕場接三份工。

 

「我覺得信任這件事情,真的是只有時間,」朱冠蓁坦言,送餐很好被理解,但石頭湯計畫是不止送餐點,一起做菜、一起吃飯,還與街友們聊聊天,久而久之就慢慢衍生出「多做一點事情」—— 認識無家者本人,更是實際貼近「貧窮」議題。

 

▲圖為朱冠蓁與協力夥伴一同在台北車站,一人一菜,為街友辦起「街頭尾牙」。(照片提供/朱冠蓁)

 

從街頭看見人生困窘縮影 認識成為女性無家者的「她們」

 

實際走進街頭後發現,身處於弱勢中的弱勢,便是「女性無家者」——她們不僅得面對可能的人身騷擾、生理期不便如廁的困境,還得面臨不諒解的歧視眼光。認為貧窮、流浪是一種狀態的朱冠蓁,開始上街拜訪、陪伴,重新認識「她們」。

 

意外發現的是,超過十多位的女性無家者們都面臨了類似的處境,從小就被要求當個乖巧的「女兒」,長大後就得成為溫順的「妻子」,孩子出生後,她們就得成了賢良的「妻子」,在沒有盡到應盡的責任下,自然而然就不被諒解、被家庭排除,間接就走到了街頭。

 

朱冠蓁就舉例提到,曾經有一位大姐受訪時說道:「流浪,已經是我生命裡頭最輕鬆的時刻了。」

 

因為自己不符合身邊眾人期待,就開始被檢討,儘管一生為家庭付出,卻因為罹患精神疾病,就被家人驅離,也開始質疑起自己「是哪裡做得不夠好嗎?」

 

「我覺得這樣的心境,其實絕對跟性別有關,社會對女性的期待非常多⋯⋯」也因為人生百味的街頭研究,讓朱冠蓁有更多的人生啟發。

 

▲走入街頭的朱冠蓁,坦言自己認識這群大姊後,發現彼此很聊得來。(攝影/陳弘岱)

 

常常在接洽業務的會議上,第一時間會被認為是共同創辦人巫彥德的助理或秘書,「因為(我)是女生」朱冠蓁無奈地笑著自己曾遭遇過的處境。

 

但話鋒一轉,她解釋,「女性過去會被認為是被壓抑的群體,但我們後來透過寫寫字(活動),也發現男性也是被壓抑的群體啊,不被允許表現出自己真實的情緒⋯⋯透過寫字,慢慢寫出內心的聲音」

 

朱冠蓁強調,「性別當然是一個很重要的切入點,但重要的是性別之後,所謂的女權,就是『平權』。」

 

透過對話、書寫,女性無家者的議題不僅在網路成功發酵,觸及到近50萬人次關注,同時也與台大社會系黃克先教授合作,成為重要的學術論文題材。

 

長年與朱冠蓁共事的巫彥德表示:「我自己在她身上學到很多,一般人在議題倡議的時候,就是會提出數據、呼籲大家,但是她選擇的是『對話』,走到貧困之前,好好認識一個人,找到共同性之後,再進行對話。」

 

與路上行人不同,朱冠蓁選擇當那個帶頭停下來的人,透過對話與議題倡議,深度認識了這群無家者。

 

朱冠蓁受訪的最後,引述了人本主義心理學家Carl Rogers《成為一個人》的摘句:「我看見了一個夕陽的景象很美,我不會去評論夕陽的哪一塊要更濃一點、哪裡要更橘一點,這整片就是夕陽的景象,而我相信這就是人的樣子。」

 

如同「人生百味」其名,流浪、落魄、貧困都是一種狀態,是人生的不同風貌,認識貧窮、再推倒歧視的高牆,朱冠蓁不忘出發的初衷,持續用行動照亮街頭。

 

 

朱冠蓁

出生:1989年

現職:人生百味議題倡議、實驗計畫發起、工作者培力、視覺設計

學歷:高雄師範大學視覺設計系

經歷:「人生百味」共同創辦人、「石頭湯計畫」發起人

獲獎:

2018年 獲頒第42屆金鼎獎 非文學圖書獎

2017年 榮獲台灣百大MVP經理人

2016年 Shopping Design:BEST100 社會關懷領域

 

▲朱冠蓁給所有女性的一句話:「妳很好,妳值得。我們都是在愛中狂喜、踉蹌、質疑、和解,而後成為一個完整的人。」(攝影/陳弘岱)

 

【女力新時代】發現更多由她創下的關鍵時刻​ → https://pros.is/M6JBH

延伸閱讀

勝利組的逆襲記》30歲台大MBA棄百萬年薪,做街賣、開咖啡廳只為了讓街友活得像個人

2019-10-29

台大博士擺夜市!給街友工作、賣良心炸雞 他深刻體驗「書上學不到」最美台灣風景

2018-05-14

她用烏龍麵 48年餵飽百萬人次街友

2017-01-12

李取中 用街頭雜誌照顧街友

2014-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