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誰來祝我生日快樂?

王偉忠

名人專欄

1243期

2020-10-14 18:05

我的名字本來有四個字,有人改成六個字、七個字,今年派對上寫成兩個字,想想109年前有許多人為了幫我改名字而拚上性命,現在……唉!

上周過生日,又是尷尬的一天。我這年紀早不興「做生日」,但一堆人照例推我出去曬太陽、派樂隊儀隊奏奏樂,今年還有飛機拉國旗、特別隆重。我仔細觀察機隊裡,有沒有老鄉越過中線派來的「代表」,好在沒有,不然……更尷尬。

 

上午曬完太陽,下午果然又把我推回去關禁閉,這些人到底是真愛我,還是只想利用我?看他們唱生日快樂歌的神情就知道。

 

有些是舊愛,年年大聲唱;有些是新歡,最近才來,歌詞記不住,有一搭沒一搭;有些根本不想來卻不得不來,從頭到尾閉嘴……多彆扭!可惜今年看不到表情,因為所有人都戴上口罩,太無趣!不過我猜剛做眼袋手術的那位,一定唱得很大聲,真謝謝他。

 

每年派對上我都想,這麼多來賓都認識我嗎?

 

五十歲以上可能略懂,但三十歲以下往往連我名字都說錯,也不怪他們,因為我的名字本來四個字,後來有人改成六個字、有時候七個字,今年派對上寫成兩個字,想想一○九年前多少人為了幫我改名而拚上性命,現在……唉!

 

名字就算了,最近比較擔心老外。認識這麼久,我跟他麻吉過、也被他背叛過,他放個屁,我就知道他昨晚吃什麼!所謂「老外老外」,就是「軍隊老是在外」,他把全世界當成他的管區,只要派兵過來,就要我們為他拚命!我們真是朋友嗎?說真的,一百多年來苦的是我,爽的是他,有這種朋友嗎?

延伸閱讀

該上哪兒學歷史?

2020-09-29

不要告訴你媽!

2020-09-16

如果國父是直播主

2020-09-02

找不到動詞

2020-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