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理化老師的咖啡香

陳科翰堅持自然農法種植,並依採收的差異性,將咖啡果實做不同的發酵與烘焙。

吳寶春

名人專欄

攝影/陳弘岱

1239期

2020-09-16 16:38

小時候的我,經常與同村的玩伴,蹺課騎腳踏車到屏東三地門北大武山下的溪水玩耍,或是往山上跑,採採野生水果,是我快樂的童年回憶之一;但當年的我哪能想到,多年之後我會為了一杯難忘的咖啡,一再上山。

與單品結緣  難忘美妙層次

 

最早到高雄工作時,很難忘靠近火車站的橋下,有一家王牌咖啡,那裡是我的咖啡啟蒙之地,當年喝咖啡可是高貴的行為,一開始點咖啡,當然不會忘了加糖跟奶。十幾年過後,我開始接觸單品黑咖啡,學習到透過時間、溫度的變化與發酵手法,能夠讓同一批咖啡生豆,有著截然不同的風貌,引起我想嘗試更多款咖啡的好奇心。

 

公司有一位熱愛登山的同事,在一次攀爬大武山的途中,喝到了由三地門地區一家咖啡莊園主人烘焙的咖啡,相當驚豔,加上對方相當注重咖啡的生長環境,搭配高妙的烘焙手法,讓他第一次拿著自家生產、烘焙的咖啡參加屏東縣政府舉辦的「咖啡精品豆評鑑會」就得到獎賞。

 

同事某日上班時煮了一杯給我,那咖啡入口有水果的甜美,尾韻拉得又遠又香,即使放涼也不影響風味的好體質讓我印象深刻,便與同事討論起這位神奇的烘焙高手。

 

這位高手叫陳科翰,過去是理化老師,因緣際會下,買下了三地門一塊土地,想要日後上山度假,整理新家時,出身農家的他發現土地上有種咖啡,引起他的興趣,便開始追溯種植咖啡的歷史。

 

「台灣位於世界高品質咖啡產區分布緯度內,種植咖啡豆有將近一百四十年的歷史,最早由英國引進,到了日治時期最鼎盛,不僅引進更多品種,運送至日本販售後大獲好評,鼎盛時期種植面積高達一千多公頃。」陳科翰說。可惜這樣的風光事蹟,隨著日本戰敗後,產業逐漸式微,台灣咖啡不再發光發熱,生性喜愛試驗的他,因此動了種咖啡的念頭。

 

「還好我是學理化的農家子弟。」他樂呵呵地說。陳科翰的農地,位處海拔約九百公尺,雖然日照充足,但一開始整地時,土地相當貧瘠。

延伸閱讀

凱爾的香料農場

2020-07-29

神奇的四色果實

2020-07-01

與自然共生的農場

2020-03-31

當田裡插滿秧

2020-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