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財政赤字貨幣化

陶冬

名人專欄

1222期

2020-05-20 15:27

一場罕見疫情,觸發史無前例的經濟大停頓,幾乎所有國家都須啟動緊急救援計畫。
但多數政府財政早已捉襟見肘,特殊時期的特殊財政支出政策,應運而生。

一波激起千層浪。中國財政科學院院長劉尚希提出「財政赤字貨幣化」,激起經濟學家群體的大辯論,市場也猜測這是中國為擴大財政赤字而投石問路。

 

財政赤字貨幣化,簡言之就是「財政花錢、央行印錢」,財政政策加大刺激經濟的力度,所產生的赤字通過國債填補,所發國債由央行直接購買。中國近年的經濟刺激政策,一般都由貨幣政策主打,財政政策配合。但由於銀行借貸積極性不高,政策傳導機制不暢順,政策效果不理想,於是改變思路,由財政政策精準撒錢,央行負責買單。

 

學術圈的最大反駁是,此論為貨幣超發大開綠燈,令政府預算更缺少制約,最終製造出高通膨。劉尚希解釋,判斷貨幣超發與否,必須看貨幣業態,在貨幣乘數效應不理想時,通過財政開支多發貨幣,才能維持政策效果。

 

財政赤字貨幣化的背後,是三十年前誕生的現代貨幣理論。該理論認為只要通膨不明顯,多發行貨幣可以接受;財政與貨幣政策本來就是硬幣的兩面,彼此相互關聯不可分割;如果財政施策的效果比貨幣政策更理想,那麼央行就該充當財政赤字的買單者。

 

一場罕見的疫情,觸發了史無前例的經濟大停頓,幾乎所有國家都須啟動緊急救援計畫,但多數政府在財政上早已捉襟見肘了。如此背景下,現代貨幣理論堂而皇之登上政策的主平台,劉尚希的財赤貨幣化也應運而生了。

 

疫情具有特殊性,並非每年重複發生,抗疫專項開支也具有一次性性質。以中國經濟的狀況,筆者認為在去年二.八%的財赤GDP比率之上,需要起碼再加五個百分點的財政赤字。如此大規模地增加開支,正常預算根本無法承受(今年財政收入應有較大的萎縮);但不展開財政救援,企業、個人等經濟肌體恐枯萎死亡,並產生連鎖效應。

延伸閱讀

疫情對經濟嚴重傷害,恐出現「更深、更長的衰退」!陶冬:看好黃金、白銀抗通膨

2020-05-17

陶冬:「此觀點」準確度若有一半 股市出現二次探底的機會不低

2020-05-09

停頓、重啟,然後呢?

2020-05-06

市場2次探底機率高 陶冬:今年恐再度上演「5月賣股」

2020-05-03